人文川大
【访问量:408624】

可爱的成都(节选)

老 舍                  

成都是个可爱的地方。对于我,它特别的可爱,因为:……

我有许多老友在成都。有朋友的地方就是好地方。这诚然是个人的偏见,可是恐怕谁也免不了这样去想吧。况且成部的本身已经是可爱的呢。八年前,我曾在齐鲁大学教过书。七七抗战后,我由青岛移回济南,仍住齐大。我由济南流亡出来,我的妻小还留在齐大,住了一年多。齐大在济南的校舍现在己被敌人完全占据,我的朋友们的一切书籍器物己被劫一空,那么,今天又能在成都会见其患难的老友,是何等的快乐呢!衣物,器具,书籍,丢失了有什么关系!我们还有命,还能各守岗位的去忍苦抗敌,这就值得共进一杯酒了!抗战前,我在山东大学也教过书。这次,在华西坝,无意中的也遇到几位山大的老友,惊喜欲狂一点也不是过火的形容。一个人生命,我以为,是一半儿活在朋友中的。假若这句话没有什么错误,我便不能不因人及地的喜爱成都了。啊,这里还有几十位文艺界的友人呢!与我的年纪差不多的,如郭子杰,叶圣陶,陈翔鹤诸先生,握手的时节,不知为何,不由的就彼此先看看头发一一都有不少根白的了,比我年纪轻一点的呢,虽然头发不露痕迹,可是也显着削瘦,霜鬓瘦脸本是应该引起悲愁的事,但是,为了抗战而受苦,为了自气节而不肯折腰,瘦弱衰老不是很自然的结果么?这真是悲喜自俱来,另有一番滋味了!
                            《中央日报》194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