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川大
【访问量:443394】

西部地区耳鼻喉科专家——彭吉人

戚亚男 2005-11

 

  彭吉人教授19099月出生于重庆巴县一个中医世家。从小在家庭环境的影响下,彭吉人决心继承父亲治病救人的职业,但他并没有继承家业学中医,而是学的西医。1927年彭吉人从巴县来到成都,考入华西协合大学医学系学习。1935年毕业获理科学士和医学博士学位,同时获得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医学博士学位。

  上世纪30年代成都市民到华西协合大学各附属医院看病的患者多达十多万,而其中一半是眼耳鼻咽喉科患者,因此华西协合大学从1931年开始每年在医科毕业生中招收想继续专攻眼耳鼻咽喉科的学生,两年学制,发专科毕业证书。

  1935年彭吉人从华西协合大学医学系毕业后,考入了华西协合大学眼耳鼻喉研究班,经过两年的学习于1937年毕业,毕业后受聘于成都存仁眼耳鼻咽喉医院。

  抗日战争时期,南京中央大学医学院、金陵大学、金陵女子文理学院、济南的齐鲁大学、苏州的东吴大学生物系、北平的燕京大学、协和医学院的部分师生及其护土专科校等,先后迁到成都华西坝,借用华西协合大学的校园、校舍、教学楼、图书馆、实验室和教学医院等教学资源,与华西协合大学联合办学。同时华西协合大学、齐鲁大学和中央大学这三所学校的下属的医学院不仅联合办学,1938年还在华西协合大学的4所教学医院成立了“华大、中大、齐大三大学联合医院”,由中央大学医学院院长戚寿南任总院长,4所医院各设院长。而彭吉人被任命为存仁眼耳鼻咽喉医院院长兼华西协合大学耳鼻咽喉科主任。

  在彭吉人教授当眼耳鼻咽喉医院院长时,国内眼耳鼻咽喉科医师纷纷迁来成都。他主动热情广泛团结各地来成都的同道,合作共事,提供各种条件,建立了良好的友谊和学术交流气氛,使当时的存仁眼耳鼻咽喉医院成为抗战时期享誉全国的眼耳鼻咽喉科学术中心之一。在抗日战争时期缺乏医疗器械的情况下,为了解决临床需要,他自行设计制做了观察眼球震颤的双目放大镜、上颌窦透照灯、喉模型教具、内腔镜异物钳等。成功地开展了鼻咽血管纤维瘤切除术。在教学、医疗方面都有很大发展,为我国耳鼻咽喉科事业的发展奠定了良好基础。同时彭吉人也担任中华医学会成都分会总负责人。

  19471949年彭吉人先后在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及美国坦伯尔大学杰克逊喉外科、内腔镜检科进修,之后受聘于加拿大汉米尔登结核病院内腔镜检科担任住院总医师。

  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夕,在加拿大进修的彭吉人返回祖国,还带回了当时国外最先进的支气管镜。在没有这个仪器以前,很多吸入气管的异物无法取出,病人因为窒息或者肺部感染死亡。

  回国后彭吉人继续主持存仁眼耳鼻咽喉医院及其后的四川医学院耳鼻咽喉科工作。新中国成立初期,曾兼任川西军区陆军医院五官科主任及川西军区卫生学校教员。历任中华医学会耳鼻咽喉科科学会委员、常委,《中华耳鼻咽喉科杂志》编委,中华医学会四川分会及成都分会耳鼻咽喉科学会主任委员。

  彭吉人教授在教学工作中一贯关心学生的全面成长,身教重于言教,循循善诱,诲人不倦,既重视专业知识的培养,又关心学生的成长,是学生的良师益友,50多年来,他为我国培养耳鼻咽喉科人材做出了很大贡献,特别在50年代初期,为了解决当时急需的大量专业人材,承办了三期五官科专业班,共150余人。这些学生毕业后分配到全国各地,对耳鼻咽喉科事业的继承和发展起到骨干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