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川大
【访问量:408624】

华西外科老前辈——曾子耀教授

戚亚男  罗俊荷 20072

 

  今年94岁的曾子耀教授是华西坝上为数不多的尚还健在的外科老前辈。

  191328日,曾子耀出生于四川阆中县一个基督教家庭。在家乡完成了初中学业后,曾子耀考入了位于成都华西坝的华西协合中学校,并在华西协合大学完成了七年的大学业,获得了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医学博士学位。大学毕业后,曾子耀选择了留校执教从医的人生道路,一干五十余年,从助教到教授,从住院医生到外科主任。他把他的一生奉献给医学,奉献给华西坝。

  曾子耀与医学的缘分,要从曾子耀的父亲说起。曾子耀的父亲——曾季芝从教会办的阆中仁济医院护校毕业后就留在该院当了一名护士。1910年,成都华西协合大学成立了。虽然刚建立的大学还没有开设医科,第二年教会还是保送曾季芝到华西协合大学读理科。1914年华西协合大学开设了医科,曾季芝也就转入医科学习。经过8年的医科学习,1922年曾季芝由华西协合大学医科毕业,而且还是华西医科第三班毕业的5位学生之一。毕业后曾季芝回到阆中仁济医院当内科医生,以后做了院长。曾子耀的母亲是阆中华英女子小学教员。当年曾子耀的外祖父将女儿送进洋学堂不是因为家里有钱,而正是因为家里没钱让女儿读书,而教会为了提倡女孩不缠足,鼓励不缠足的女孩可以免费进入教会办的学校读书。这样曾子耀的母亲就进入了阆中华英女子小学,毕业后留校任教。

  曾子耀的父亲来华西读书后,家里的生活重担就全压在了曾子耀的母亲身上。她白天在小学里教书,到了晚上还要绣花卖给女传教士,这样赚钱来抚养三个孩子。曾子耀儿时很多时候是在母亲任教的女校里与大姐姐们学唱歌和做游戏中长大的。

  1930年,17岁的曾子耀考入了成都的华西协合中学校。在读中学期间,曾子耀除了自己努力学习外,还利用课余时间到华西协合大学举办的工人夜校和南台小学义务教学。中学毕业后曾子耀直接升入华西协合大学医牙学院牙科学习,4年后转入医科学习。在大学期间,曾子耀参加了基督徒学生运动促进社,多次成为该社主办夏令营筹备人之一,在筹备活动中组织能力得到了锻炼。抗战期间,曾子耀参加了青年会组织的战地救护班讲课和抗日救国宣传工作。1936年暑期,曾子耀得到了教会的资助到河北定县参观平民教育家晏阳初办的“平民教育和乡村建设实验”。在定县曾子耀深入到十多个乡村实地调查,平教会的扫盲工作和建立乡村卫生网给曾子耀很深的印象,回校后向教育系的全体师生作了专题报告会。

  1940年,曾子耀由华西协合大学医科毕业,同时获了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医学博士学位。毕业后的去向有三条:第一,听从卫生处的安排,到县上当卫生院院长;第二,学医的父亲想让儿子回老家,父子合办一家私人医院;第三,留校当住院医师和助教。走第一、二条路收入都很高,但要想在学业有所提高却很难。而惟有留校还有在学习和提高的可能,但收入却比前者大大减少。一心想在学业上有所作为的曾子耀,选择了申请留校任外科住院医生的职务。就这样曾子耀受聘于抗战时期的华西、齐鲁及中央三大学联合四圣祠仨济医院外科,任助教、助理住院医师。

  曾子耀在任住院医师这几年工作中,结合临床阅读了大量的医学书籍,并对某些临床经验教训的病案和感兴趣的疾病,用笔记的方式做了大量的记录。在此基础上撰写了不少专业和科普文章,发表在《华西医讯》和《希望月刊》上。1945年,曾子耀受中华基督教会的提议主编出版了科普读物《健康之路》。这本以介绍西医各科常识,文字通俗易懂,配以绘图讲解,引导读者获得正确认识对待疾病的观念,接受合理的预防和治疗疾病的方法的科普读物一面市就受到民众的欢迎。

  抗战胜利后,冯玉祥将军认为,抗战后中国国际地位提高,国家正值团结建设的时候。在这种环境下,我们应该不单单着力于重工业的建设,更要注重国民健康的建设。中国国力的增强需要通过国民身体的健康来实现,因此提倡与推广健康医学是极必要的。因此,在1946年,《健康之路》再版时,冯玉祥将军不仅为该书亲自题写了书名,而且还为该书作诗为序。

  1948年,曾子耀经外科前辈董秉奇教授的推荐,获得去美国圣路易斯医科大学进修两年的奖学金。因临行前突发咯血,而将出国的机会让给了校友。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后,曾子耀康复病愈了,并继续在外科工作。当时中国整形外科才刚刚起步,华西口腔的宋儒耀,在美国学习五六年之后,也在当年回到华西牙医学院讲授领面外科学。而华西外科还没有专门的外科医生学整形外科。正好在这一年9月,美国著名整形外科专家韦波斯特(Webster)医师在上海举办一个为期两个月的整形外科学习班,全国有只有13个名额。华西的这一个学习整形外科的名额,医学院院长启真道(L.G.Kilborn)决定让已是副教授的外科医生曾子耀前去上海学习。可以这样说,曾子耀他们和宋儒耀一起成为我国整形外科的创始人。

  1956年,曾子耀被学校任命为附属医院临床外科教研室主任。同年九月曾子耀带领部分医护人员被派往当时的教学医院、即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与该院外科合作共同办医办教、以扩大教学基地,适应迅速扩大招生名额的急需。同时也兼任第三人民医院外科主任。在这期间曾子耀率先在成都开展首例肝叶切除术,成功地为一名肝细胞癌患者施行了肝叶切除术。经过三年多的随访,术后患者的生活和劳动情况一直良好。

  文革期间,曾子耀曾先后去荣经、绵阳、德阳、彭县、灌县及一些部队医院和成都市内多家医院参加急、重、疑难外科病人的诊治工作;也曾多次下到农村参加“三同”(与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巡回医疗、防病治病。其间,曾子耀为一位下腹及会阴部三度烧伤后并发阴茎海棉体瘢痕组织牵拉移位到脐下方造成异向排尿而当地无人能治的男孩子施行了整形手术,完全恢复了正常阴茎的形态及功能。25年后,这位当年的病孩已结婚生子,满足了其父儿孙满堂的夙愿。当曾子耀收到此病人寄来的他一家祖孙三代的彩色照片时,倍感欣慰。曾子耀还带领军医队学员到公社开门办学;负责军医三队在三台、眉山和丹陵县医院的临床外科教学与实习。在三台、德阳等县为当地培训“赤脚医生”。曾子耀每到一处都受到当地广大农民及医务人员的热诚欢迎和衷心爱戴。

  1990年年底,77岁的曾子耀退休了。离开工作半个世纪的华西外科,曾子耀并没有放弃他所忠爱的外科,他用了9年的时间,把他50年来亲自参与诊断和治疗的几百例疑难外科疾病与少见病的临床病案,分门别类加以整理,并对每一个病案作出分析和小结,从中可以获得不少宝贵的经验和教训,取名为《临床病案迹鉴》。由于种种原因《临床病案迹鉴》一书没有正式出版,但曾子耀还是自费把它作为内部资料的形式印刷成册,送给医科同仁。

(老照片由曾子耀教授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