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川大
【访问量:421273】

华西医学视听教育工作回忆与思考     

彭 子 京

    彭子京近照

  我是华西医科大学(四川医学院) 医学系1961年毕业生,当年服从学校分配,曾在小凉山区基层医院从事临床医生工作17年。1978年7月我出席了四川省科学大会,并获四川省先进科技工作者称号。同年调回母校教具室,从事医学摄影及教学电影工作。从临床医生变成电影摄影师,面对如此剧烈的社会角色转换,我内心没有挣扎和痛苦,因为从大山区能调回成都,并在美丽的华西坝有份工作,虽然脱离了自己喜欢的临床专业,但并没有脱离医学,我很满足。在那个时代背景下,我和我的妻子能双双调回华西,是母校对我们两位华西学子的特别厚爱,我们心怀感恩之情!

一,教具室的新成员

  记得我刚到成都几天,还在整理新入住的房间,没有正式上班,王通若老师前来对我说,他们要去城北体育场拍《幼儿团体操》的电影,是个协作项目,这是个实践机会,问我去不去?我立即答应说:“当然去!”  1978年9月9日,我永远记得这个日子,我放下听诊器后第一次拿起了电影摄影机。

  那是一部老式的英国制造的16mm电影摄影机。王锡林老师把使用方法告诉了我,操作并不复杂,这个摄影机是发条驱动,正常每秒钟电影胶片走24格,但把开关压重了,走片快,放映起来会是慢动作;压轻了,每秒不到24格,放映起来是快动作。还好,电影冲印出来放映时,人物动作都正常,我拍的镜头在景别处理、构图、推、拉、摇、移、跟的技巧都得到好评。有人问我是否学过拍电影?我笑了,我是医生,哪学过拍电影呀!其实,起关键作用的是是我深厚的摄影功底。此外,调回学校前,我花了几个月时间读完能搜集到的所有有关电影拍摄、制作、编导的书籍,在理论上作了充分准备才走上新的岗位。

  我在教具室上班后,开始大家奇怪,来个医生能干什么?但是当我穿着兰色劳动布工作服,蹬着装有灯光、灯架、配电盘、摄影机的三轮车去附院拍教学片时,同事们才相信我真是安心在这工作的人。只是有同事不理解,山里来的这个医生为什么会熟练地蹬三轮车?

  教具室是一个医学院重要的教学辅助单位,这里汇集着各种人才。王通若、彭明莹、王礼冰是资深的医学画家,洪汝霞是做医学模型的高级技师,王锡林、田竞成、赖云章(后调附属医院) 是摄影师……教具室有许多部美国环球公司(Universal Picture) 制作的医学教学电影,经常给学生放映。川医教具室在上世纪60年代就开始摄制教学电影。王锡林是资深摄影师,瘦小精干,为人热情,工作认真,经验丰富。他为开展电影制作,曾到上海进修。为能逐格拍摄动画,学校动用外汇购置了一台法国制造的“卡米弗勒克斯电影摄影机” 。第一部自己拍摄的教学电影《正常分娩》由妇产科专家韩字研医师指导,多才多艺的王通若老师当这部电影的导演兼动画设计,摄影王锡林。川医当时是全国百所以上高等医药院校中可以拍教学电影的极少数院校之一。1979年,卫生部开始抓医学教育中的电化教育工作,川医把教具室改为电教科,委派了彭汉隆同志任科长,并陆续调来许多新同志充实这支新兴的电教队伍!

二,   学习如何制作电影

  16mm电影片外国叫它Baby film ,就叫做小电影吧。当小电影的摄影师,对我也许不算太难,因为我是摄影爱好者,早在1955年我就开始拍照片了。但是电影制作的其他环节我完全不懂。我得学习冲洗电影胶片,学会当剪辑师,学习放映电影……记得在八教学楼的地下室,王锡林、王通若两位前辈带着我和肖学锋、梁宁……等同志冲电影负片,遇到停水,我们轮流从另一幢楼一桶又一桶地提水回来完成作业,熬了一个通霄。那时大家的团队精神真值得怀念。王通若老师手把手教我操纵剪辑机。做电影剪辑工作可是个细活,有时我整天坐在剪辑机上,辨识电影画面,决定剪辑方案,找寻剪辑点,完成剪辑任务。

  我的医学背景,在处理教学片剧本上带来很大方便,与医学专家沟通很容易;在拍摄作业中,也有方便之处。记得1980年,附院第一例肝移植手术,我进了手术室,穿上隔离衣近距离观看手术过程,拍下不少珍贵画画。另一次拍小儿外科手术,我要求穿无菌手术衣站在第一助手的位置拍个镜头,主刀的陈肇基教授知道我是医生,就同意了。我穿手术衣的动作一切符合无菌操作规范,让手术护士同志很惊讶。“医生—电影摄影师”,如此奇特的社会角色,可能全国找不出第二个来。

  电教科的同事们十分勤奋,在十分简陋的条件下,拍摄制作了多部教学电影,其中包括《牙体解剖学》、《肝移植术》、《肾移植术》、《胃肠减压术》、《马凡氏综合征》、《青光眼》、《子宫全切术》、《基础护理第一课》、《牙龈切除术》、《先天性髋关节脱位》、《注射法》、《心脏听诊》……纪录片《陈慕华副总理视察川医》……这在全国大专院校中无疑走在前列。在学院办公楼一次各院系领导参加的大会上,马俊之院长在讲话中点名表扬了王通若老师和我,这让我受庞若惊。一时想不明白,学校的一把手怎么会知道我这个新来不久的一个小职员的工作情况?

三,   作品获奖

  电化教育当年正处于上升时期,卫生部和省高教局对优秀的电教教材常颁奖鼓励。川医的教学电影、幻灯都曾获奖。但电教科获得的来自国家最高级别的三个单位的最大奖项,却是一盘没有配音的黑白电影片。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在拍摄、剪辑、制作小儿外科教学片《先天性髋关节脱位》这部教学片时,从儿外专家彭明惺教授那儿我学懂了一些儿外的专业知识。我知道了先天性髋关节脱位,必须早期珍断出来,治疗才会又省事又有效;如果出现跛行才诊断出来,很麻烦,要手术。所谓早期,是指走路前,最好出生时就检查出来!检查方法并不难。让我惊讶的是,这些知识我原来不懂,许多儿科医生也不懂,而全国都有把婴儿包裹成筒装的传统习俗,也是不对的,这样包裹婴儿可能把有髋脱位倾向的孩子弄成真脱位!剪辑完成教学片后,我看着废片绸袋里有好多淘汰的镜头,我就和王通若老师商量,用废镜头,凑成一个科学普及节目,把先天性髋脱位要出生后就检查出来的知识让更多的人知道!王通若老师全力支持这个想法。于是我慢慢找有用的镜头,计算秒数,设计好剧本,竟然拼接出一个9分半钟的节目,我给它取了个不顺口的长名字:《当心你的婴儿是潜在的跛子》,我把这个无声的手工冲出来的黑白电影片,附上一个分镜头有解说词文字的剧本,用包裹寄给了中央电视台。作品的落款是“四川医学院电教科”。1982年9月20日,中央电视台播出了这个节目!让人欣慰的是,彭明惺教授向我们转达了北京小儿外科界传来的消息:北医附院的小儿外科门诊有天来了四个母亲抱着婴儿来就诊,医生问为啥来看病?母亲们说来看看是不是先天性髋脱位!医生很惊讶,非医务人员怎么会说出这么生僻的病名?母亲们说看了电视学着自己检查,发现不对劲,来找专家确诊。更让医生吃惊的是,四个婴儿中有三个真是先天性髋关节脱位!这三个孩子有幸得救了!1984年9月26日此作品荣获中央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中国科学技术协会联合颁发的全国优秀卫生科教电视片奖,这个奖在全国医药卫生院校中是唯一的。后来的岁月里,我们单位和我个人的作品多次获部级、省级嘉奖,但这部未配音的黑白短片(中央台把电影片转成电视片后配上的解说) 获得的大奖,在我心中份量最重。

四,   医学视听教育的春天

  电化教育(Electrifying Education) 1935年前后在中国出现时指的就是指用电影、幻灯、播音等现代传播技术用于教学活动。国外常称之为“视听教育”(Audio-Visual Education) 。电视技术的普及使视听教育有了迅速的发展。卫生部有专门的部门负责指导和推动各高等医药院校的电教工作,组织全国性的专业会议,成立了相应的学会。卫生部直辖重点医药院校都得到世界银行贷款,购置先进的电视制作设备。1984年7月学校把电教科升格为“视听教育中心” ,华西的电教事业迎来了大发展的极佳机遇!全国医药院校也迎来了开展医学视听教育的春天!

  记得那年,我和王通若老师参加精神科跨文化精神卫生考察,拍摄少数民族风俗和民间医疗行为的学术电影记录片(《傈僳族的社会生活与医学考察》),刚从西昌德昌回到成都,就听说学校电教科升级为处级单位,改名为医学视听教育中心,我们自然很高兴!但听说电教科长彭汉隆同志要调走则令人十分意外。彭汉隆同志十分能干,把电教科的工作搞得有声有色。我特别欣赏他的那本“兰皮书” ,他在这个大本子里记下了科里的大事,发展的规划,思想的火花……真是要干一番事的人!不久,学校宣布视听中心主任由内科专家陈鸣医师担任,我听到这项任命很高兴,因为陈鸣在拍摄《心脏听诊》时就与电教结缘。据我所知,他有绘画才能,他在内科带教学时就把心脏瓣膜的活动按动画原理画在笔记本的角上,翻动笔记本,让学生看,瓣膜的运动状态就以动态显示出来,这在教学中是个创举,我很钦佩!中心两位副主任,一位由原就是副科长的林从弗同志担任,另一位竟然是我!一下子成了中心的领导之一. ,我感觉有些不安,因为我的直率和较真的脾气不适合当什么领导。


  陈鸣从内科要来了他的同学,一位很有经验的呼吸科专家周锦成到中心来当教研室主任,另从小儿科、妇产科、外语教研室都要了医生、教师到了视听中心来从事视听教育工作。许多位能干的工程技术人员,摄影人员、美工人员……也都先后来到中心。中心成立了办公室,教研室,工程技术室,摄影室、美术室,模型室……当时我们的学校四川医学院也更名为“华西医科大学”,华西医大的医学视听教育中心和其它全国重点医药院校的电教中心中相比较,原有的电教工作者队伍就有相当规模,电影制作、摄影、美工、模型制作都有专业人员,又来了这么多医生、教师,还有以张林、李煌为首的一批能干的工程技术人员。九教学楼顶层有正规摄影棚,另外的房间安装着四套广播级的编辑机,有包括Betacam系统的一套套先进的视听设备,其先进程度让电视台的专业人士也很羡慕。学校和中心地位在全国的的突出地位,我个人也沾光。1987年在全国医学视听教育学会决定创办《医学视听教育》杂志时,我被任命为副主编,我想,因为我是代表了一个强大的集体才获得的这个职位,非因我个人有何德何能。

 

 

  1986年陈鸣主任让我主编了《实用医学影视教材编导基础》,视听中心举办了“华西医大第一届兼职编导讲习班” ,参加学习的有不同专业的教师、医师,有的还是知名医学专家,我是主讲人之一。这个讲习班增加了各专业教师对开展视听教育,优化教育传播效果的理解,让他们初步掌握了教学媒体制作过程和视听教材的设计原则。

  那个时期,视听中心各科室的同志们十分努力,大家做着有开创意义的工作,都表现出一股冲劲!一部又一部的教学电视节目制作完成并投入使用。中心完成的电视片有《烧伤》、《植皮》、《软组织感染》、《骨折的治疗》、《脊柱结核》、《注射性臀大肌挛缩症》……我曾编导一部专题片《前进中的华西医大—世界银行贷款初见成效》反映包括视听教育在内的华西利用世界银行贷款取得的新成绩。

  1986年10月我和周锦成医师及李煌同志还参加以曹泽毅校长为首的华西讲学团赴西藏拉萨讲学。参与起草了《西藏地区建立医学视听教育亟系统的咨询意见书》。回校后制作出中文版和英文版《拉萨行》专题片,在扩大华西影响,促进中外交流方面起到积极作用。

  但是,中心电视制作的热潮欣起后暴露出的问题也让人忧虑。中心无人愿意对教育技术学这门新兴学科的基础理论深入研究,也无人能对中心的未来发展作出战略规划;在临床或其它学科要出成果、写论文是很难的,而电教这个新行业出成果相对容易,发表文章也相对容易,于是在电视制作上,出现急功近利的倾向,不顾忌机器的消耗成本和录像制作上的人力成本,事先无稿本设计,就指令摄像人员去现场开拍……一个乳腺手术拍了几十盒素材,无人去接手编成作品!摄像人员抱怨自己当的不是主创人员角色,而是在给人当长工,为别人干活……

  电教工作的老前辈、老专家王通若老师和我讨论这个问题时认识到,世界银行贷款购置的这批机器一旦旧损需要维修或报废,学校不可能拿大量的费用再投入,现在枝繁叶茂春意盎然的华西视听中心,到那时将会面临叶落枝枯的寒冬,而从事这个行业的年轻同事,在专业技术正好成熟之时,就会面临无事可干的悲惨局面!为此,我们十分忧虑!凭着对学校、对电教事业的热爱,我和王通若给分管中心的校领导呈上了一份我们的分析报告,建议对设备的使用应“作价” ,把它当成“科研费用”。每个教师只有把案头作业做好,拍摄起来才省“钱” 。给每个教师分配同额度的“科研费” ,由于“费用” 有额度,不能凭行政权力乱花,谁用相同定额的“钱” 拍的作品又多又好才是本事。不想,这份“量化管理”的报告到了那位校领导那儿,不但没起任何作用,反而被认为是我想要限制别人的积极性,根本不予理睬,让我好郁闷。

  1986年,学校党委为加强思想政治工作,决定成立“教育电视台” 。教研组的同事都推举我去电视台,说我去干这个活最合适!我又得面临新工作的挑战!

五,   创办华西教育电视台

   在全国的大专院校中,创办内部闭路电视台华西是首创。学校内部电视台的创立为思想政治工作提供了有效平台,校园新闻的播放会在传承华西精神,集聚人心,鼓舞全校师生奋发图强方面起到积极作用。同时为英语教学和其它教学节目的播出提供了手段。作出这项决定的校领导把这个内部电视台定位为“教育电视台” 是很富深意的明智决策。建立闭路电视台首先要建设覆盖全华西坝的闭路电视网络,视听中心的工程技术人员在这项作业中作出了巨大努力,功不可没。

  我作为中心副主任兼教育电视台(首任) 台长,我首先要选好副手,组建好工作班子。蔡永新等同志向我推荐了曾到中心配音与我有一面之交的王绍陵同志。王绍陵是川大历史系毕业的高材生,普通话推广者,会写诗,会作曲,会乐器,我约见后,感到人才难得,立即选定他作副手,并向上级推荐他任副台长。后来李尤、李勇、孙克敏、舒春阳,后来还有李长霖等同志都成了电视台的工作人员,他们各有特长,但共同点是都很能干,对电视这项新兴事业热情很高,到了忘我的程度。1986年10月6日晚,新闻联播之后,华西坝上几千个电视机的屏幕上出现了华西医大教育电视台的标图和音乐,然后端庄秀美的舒春阳以纯正悦耳的普通话宣读了我亲自起草的“开播献词” ,然后播放了首条华西校园新闻。全校的师生和华西坝上的全家属反映之热烈可以用“轰动”来形容!新闻学原理告诉我们,决定新闻效果的因素中有“接近性” 原理。大家从《校园新闻》中看到自己学校的人和事,自然倍感亲切,十分兴奋!

  在电视台开始运转初期,我给新上岗的同志们一起讨论过工作的原则、运作次序、工作制度,并把自己的拍片经验,技术窍门,艺术手法毫无保留地教给了年轻同志,他们悟性很高,很快掌握。而在我不熟悉和不懂的电子技术方面、编辑机的操作方面,他们很快成了行家里手,比我内行!由于我在视听中心还有工作,电视台的日常运作是在王绍陵同志领导下,几位年轻朋友共同努力下,创造出出色的成绩!

  电视台不仅拍摄制作校园新闻,而且有时还要完成“专题片” 、“科普片” 、“文艺片” 。有些作品就是我与电视台的年轻同志一起完成的,与我合作最多的是李尤同志,他悟性高,工作起来十分忘命。完成的作品有《华西医科大学》(中文版、英文版) 、《西南少数民族民间疗法》、《打针引起的跛行》、《为了炎黄子孙—出生缺陷监测在中国》、《友好的访问—霍伦伯格及安吉尔教授访华西》……1989年我受卫生部直属的中华医学音像出版社的委派,担任电视专题《生物医学的奇迹》的编导,摄象由李尤、李勇担任,去了北京、昆明等地拍片,家里就靠王绍陵、孙克敏、舒春阳同志坚持工作,辛苦的程度可想而知!

  有些新的工作方法是“被逼得没法”创造出来的。记得有位重要外宾约翰·布朗到华西访问,校领导指示,布朗访问结束离开成都时,要把他在华西的参访活动纪录片赠给他,要英文版。我的天呐,最后的日程是布朗到办公楼与校长话别,然后就直奔飞机场,我们哪有时间做后期的剪辑、录音、配乐?于是我决定,把布朗每天的访问活动当天就编辑好,解说词写好,并找外语老师翻译好,最后一天,做完整个片子,把英文解说录音,配好音乐,只等最后“话别” 一小段画面,现场拍完立即插入补缺。布朗先生离开时,我们为学校做的这份“礼品” 已赠送到这位外宾手上。用同样方法,王绍陵、李尤、孙克敏、李长霖等同志1989年为“第四届亨氏国际妇幼营养研讨会” 拍摄的专题片,会议的告别宴会还没结束,大屏幕上播出了会议的纪录电视专题片,最后的镜头竟有宴会开始时台湾代表向大陆同行互赠礼品的场面,解说词优美感人,音乐拨动观众心弦,有台湾代表感动得流泪了,特意走到电视台工作人员这一桌,对王绍陵等同志说:“过去听说大陆工作人员效率低,今天看到华西电视台这么高的效率,很佩服,这才是大陆的真实情况!”

  教育电视台摄制的《全国医学教育和科研工作会议》专题纪录片,王绍陵作词作曲的插曲在电视中突然响起:今日百花格外鲜艳,好朋友来自地北天南,一篇篇论文是智慧的结晶,一个个观点靠心血浇灌,群英相会,华西校园……全场轰动,浙医大郑树校长出面代表与会的全体代表向华西医大致谢,并要求和歌曲的词曲作者会面。后来,在宴会上出现了多位大学校长到教育电视台工作人员席位敬酒的动人一幕——知道这个故事后,我在想,代表们敬的这杯酒不仅是认可了电视台同志们的出色工作和王绍陵的过人才华,还是对华西的人文教育与科学教育并重的优秀传统表现了钦羡!

  录制《华西校友合唱团1987合唱音乐会》,仅凭教育电视台完成不了巨大的工作量,工程技术室的同志们全体出动,把华西坝上这场辉煌的演出全部摄录下来。观看那天演出的有多伦多大学代表团的加拿大友人,有美国中华医学基金会主席翁格莱博士,加拿大友人苏维廉博士,有出席全国高等医学院校医学专业教材编审工作会议的50多位全国顶级的医学教授,其中包括裘法祖教授。演出结束,中外嘉宾上台祝贺演出成功的热闹场面我迄今还清晰记得。这部长达两小时的校园活动纪录片,由华西教育电视台送中央电视台,中央二台曾向全国播放,这在全国高校中也是绝无仅有的。

  记得华西教育电视台开播一周年时,曾举办一次成果鉴定会。四川大学新闻学院的邱沛篁教授、吴信训教授、四川电视台宋全发主任编辑对华西医科大学能有这么一个高水准的教育电视台十分惊讶,赞不绝口。现在回想这段往事,我真希望学校好好使用这批宝贵人材!

六,   赴加拿大多伦多考察学习

  1991年2月,我从北京乘飞机经上海飞往加拿大多伦多……从飞机的舷窗可看见太平洋的波涛,入夜飞临日本上空,看见日本诸岛密集的灯光,这是我在国内航班上不曾见过的景象,这时我才相信这次真的走出了国门!

  我是以访问学者( Visiting scholar ) 身份前往多伦多的著名学府约克大学( York University ) 教育技术中心 ( Instructional  Technology Center ) 研修的。说来惭愧,我的英文程度很差,大学学的俄文,下乡17年早已忘光。回校后从事新的专业,工作繁重,无时间学英文。感谢陈鸣主任的理解同情,给我两次进英语强化班( Intensive English Class ) 短期培训的机会,我才勉强符合出国条件,使出国考察学习的愿望得以实现。约克大学教育技术中心主任是Patrick Pow ( 鲍沛霖 ) 是位华裔学者,可讲普通话,这也是我选择约克大学作为访问学习目的地的原因。

  电教队伍有个特点,成员的专业背景差异大,华西视听中心就有学医科,学工程技术,学电子技术,学文学,学历史,学美术的各类人才……而现代教育技术算是新兴的专业,在机构管理运行上无陈规可循。我到了约克大学首先注意这个中心如何运转。Patrick Pow说,在他看来,领导方式有三种:民主—独裁—放任,最佳可取的是民主。每年组织员工培训,使中心的成员明确专业目标和不同岗位的职能,从而加深彼此的理解,促进工作上的协调;给职工安排外出学习的机会;对不思进取不负责任的职工,不给学习机会,不涨工资,让其自动离开,而一般不开除。在教学节目的制作上是讲经济核算的,每年约克大学给他们的拨款在80—100万加元,钱是不能乱花的,不是谁想怎么就怎么干。他们的作品很专业,但坦率讲,我们华西的作品水平也不在约克大学之下。但他们的工作效率值得我们好好学习。

  在约克大学教育技术中心我看他们录制一个教师的讲课,那天不是课堂实录,是在摄影棚里,教师对着摄像机讲。一台机器用中景,正面对着教师拍摄,开机后无人操作,是固定镜头;摄像师另扛着一架摄像机,断断续续,变换角度和景别拍摄。教师有小的移动他就跟拍。让我惊讶的是,那位教师面对镜头情绪饱满,精神百倍,就好像下面有许多崇拜他的学生在聆听他的宏论。45分钟的课一次讲完,中间没有停顿。讲完摄完,编辑一下,加上字幕就是成品!我个人的经历中从没有遇到哪个老师在一节课中能如此激情地不间断演讲,西方教育中,从小有“演讲课”,看来是值得我们中国学习。

  约克的教育技术中心有次为基督教会拍一部卡OK音乐片,我应邀在片中扮演向刚诞生在马槽中的耶稣献礼的东方圣人Wiseman。后来,有亲友在美国的教会集会上,从电视大屏幕上看见我这个圣人从天而降,真是又惊又喜,难以置信。这算是我在约克大学访问学习三个月经历的一段趣事!

七,   在中国医学教育技术学的大舞台上

  由于医学教育技术学是一项新兴事业,许多工作现在看来比较幼稚、不成熟,但当时是有开创意义的,我在中国医学教育技术学界也算是积极的探索者之一吧!1988年我发表的论文《应用“卡片—作图法” 进行创作构思》获卫生部优秀论文一等奖,1992年《电视园地》杂志加了热情的编者按语向电视界推荐这篇文章;1990年我写的《运用现代教育技术培训农村医生的构想》获学校的优秀论文奖;1989年我曾应中华医学会音像出版社之邀在北京卫校讲《编导艺术基础》、1990年起,为华西公共卫生学院健康教育专业上《电化教育》、《卫生摄影》两门课程、同时在法医系上《法医学摄影》课程。1992年,中华医学会视听教育培训班在北戴河举办,我应邀作了《医学电视摄影造型与画面研究》的专题演讲。1991年,与人合著了《医学摄影》一书,由辽宁科技出版社出版;1993年为法医系编写了国内第一部法医系学生用的内部教材《法医学摄影》。我编导的电视作品获部省级奖励超过10项,当然都是我和摄像人员、技术编辑、美工动画及工程技术人员提供技术保障下共同完成的作品,没有他们的合作,不可能取得这样的成绩。

  在我退休13年后的2010年7月,中华医学会批教育技术分会成立20周年之际,承蒙同行厚爱,我应邀出席了在银川举行的庆典,与来自全国各地的新老同行亲切会见,并获赠先进个人的奖牌,这让我十分感动!

八,   对医学教育技术继续发展的一些浅见

  教育技术是关于学习资源和学习过程的设计、开发、利用、管理、评估的理论和实践的新兴学科,支撑这个新兴学科向前发展的学科包括信息技术,电脑技术,视频摄录编辑技术,教育传播学,教育心理学……各个学校的电教部门大多从教学媒体(电视、幻灯)的制作应用开始教育技术的起步工作。随着科技的发展电脑的普及,各学科的中、青年教师现在自己都能应用Powerpoint、Photoshop等软件和DV机自己做幻灯片和视频节目。那么,电教部门干什么?就像家家户户都在开伙做饭,街上的餐馆照样赚钱一样,电教中心—教育技术中心就应以更专业更快捷取胜。另外,随着受过专业教育技术训练的年轻同志补充到这支队伍中来,各高校的教育技术中心可在多媒体技术方面把三维动画,视频技术、音频技术融入一体提升教学效率,这对医科院校尤其重要!此外,在虚拟现实技术( Virtual reality) ,开展网络教学方面,高校的教育技术中心有极大发展空间!

  作为曾在医学视听教育岗位上工作近20年的退休老人,由于知识的老化、经验的陈旧,己不该在教育技术发展问题上说东道西,我的意见仅供大家参考。但是,作为医学专业人士,我看到的是中国老百姓急需生动有效的健康教育,而“健康传播”( Health Communication ) 正是医学教育技术工作上的强项。如果中国高等医学院校的教育技术部门抓好这项事业,对国家的发展、人民的健康幸福,会是做了功德无量的好事!                           

九,   夕阳照射下的回归之旅

  “最美不过夕阳红,温馨又从容……” —— 这是一首拨动老人心弦的歌曲!我很喜欢听!

  在离开医学教育技术的岗位后,我有时间重新回头关注我热爱的临床医学领域,这个领域发展很快,新知识、新技术让人眼花缭乱,但是,在临床医学领域我已没有丁点立足之地,只能站得远远地观望。奇妙的是,距离,产生了朦胧的美感;距离,使我扩大了视野;距离,使我为现代医学的进步祝福的同时,也发现了不少问题,引起我的忧思……

  如今医疗费用高涨,老百姓深感困扰;而过度检查过度治疗现象极为普遍,社会卫生资源的耗损十分惊人。而自然医学,这块绿色园地吹来阵阵清风,让我欣喜万分。我开始新的学习之旅,我有很多感想,有不少心得,有很多新的认识。但是我这个退休老头,没有发言的平台,没有与人交流的机会。于是我和老伴豁剑秋医师合作写了一本书《健康在于选择》,川大出版社开始说好!可出版;后又说,这种清谈健康观念的书卖不了钱,现在是搞经济核算……后来这本书稿被台湾医界的朋友看到,立即在台湾出了繁体版,海外发行;随后,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出了简体版,书名改为《健康新视角》,国内发行!因为这本书,我和豁医生于2009年受到美国一个民间学术团体“美国自然医学研究院” 邀请访问美国。2012年4月还应邀出席了在马来西亚吉隆坡召开的“世界自然医学高峰论坛” 和“美国自然医学院第一届院士高峰会” 。能和来自各个国家的专家学者在一起开会,聆听他们的学术演讲,真是很宝贵的经历!

  当然,我没有忘记自己是教育技术教学电视制作方面的专业人士,我利用Vegas 8.0版的编辑软件,在自己家的电脑上,为自然医学界编辑制作了一个DVD节目—《肝胆自然排毒法》 ( 英文片名:Liver & Gallbladder Flush by Naturopathic Medicine ) ,此光碟在台湾、香港、中国南京、北京、马来西亚、日本、美国、印度尼西亚的华人社会放映,反响热烈!

  我,一位站在临床医学与教育技术学交叉领域的76岁的退休老人,真还梦想着哪一天再做出几张新的DVD碟片来传播健康福音,因为我爱我们的祖国,爱我们的人民……

2013年3月27日  成都  梧桐世家

彭子京撰写的DV爱好者入门简明教材《摄录技法和画面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