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川大
【访问量:470113】

难忘华西坝的“学生公社”

 

华西协合大学31  易遵谅  200751

 

  抗日战争时期,国内多所著名大学迁到成都华西坝复校,华西坝被称为“天堂”的求学圣地,许多年青人都向往考入名校。

  1941年,我从江安县省立第三中学高中毕业。江安县在长江边上,宜宾、李庄下游,是一座很小的县城。县城从南到北一条街,从东到西一条街,在十字路口可以看见南门、北门的城门,其余都是一些巷子。时至今日,江安县仍没有公共汽车,只有人力三轮车作为交通工具。可见江安县城之小。

1941年,我们一批毕业同学七八人,鼓起勇气,报着理想和希望,结伴从小小的江安县城来到了四川省的省会报考成都的大学。成都那么宽阔、繁华,真是大开眼界。那时的成都,日本飞机常来轰炸,我们一边跑警报,一边考学校,我们班的同学们在艰苦、辛劳中努力奋进,都考上了大学,各奔前程。我考上了华西协合大学经济系。

  开学了,满心愉悦,怀着希望来到华西大学报到入学。华西坝校园环境优美,教学和生活的建筑、设备很好,教学质量一流,老师亲切,关怀同学,一切都使我非常满意。在华西坝读书四年,留下了许许多多美好深刻的印象。

  华西大学的课外活动是学生生活中的一个重要部分,由“学生公社”负责组织、安排。学生公社设在事务所楼房左侧、进校门的右侧一排平房内,有数间房子,是专供学生课外活动的地方。

    这栋老房子就是当年的学生公社。

 

  学生公社有报刊阅览室,同学们课余时间去阅读报刊,了解时事,增加知识。还有棋艺室、活动室。学生公社曾举行过棋艺比赛、乒乓球比赛,还举办过烹饪学习班以及各种学习班,如西文打字学习班等等。我曾参加过多种学生公社举办的活动或学习,如学生乒乓球比赛,还获得了女子赛第二名。

  1943年我参加了华西学生公社的烹饪学习班,安排在下午五点课余时间。烹饪课是由药学系的外国老师米玉士的女儿来教课,做西餐,每周一次,每次教做一种食品。每次由老师准备好材料,发一张食谱表给学生,上面有材料、做法等项目,由老师当面教我们做。在学生公社一间房子里,准备了一个烤箱,教我们做西式食品如蛋糕、面包、饼干、广柑排、俄国排、烤牛排、烤鸡腿等等。我们不交学费,但是每次实习做出来的点心、食品分给大家,这点心食品的成本费由我们学生平均分担。我们学到了手艺,又饱了口福,只出了不多的成本费,皆大欢喜。

  我学做蛋糕、饼干的手艺,曾经展示过。记得暑假回家,在我姐姐家里,他们孩子多,又在乡下,我叫姐夫用白铁皮做了一个简易烤箱、烤盘等工具。用火盆烧  炭,再放上铁架,上面放烤箱,烤箱上面也烧  炭。我成功的烤出了饼干、蛋糕等点心,孩子们守着烤箱,津津有味地吃刚烤好的点心,高兴极了。

  我在华西学生公社学了烹饪课,培养了对烹饪的兴趣,至今喜欢熟饪。现在不做点心了,因为买点心更方便。但是做菜、做面食是我的兴趣,现在常常在家做水饺、花卷、馒头、黄粑、叶儿粑、珍珠丸子以及一些家常菜,如糟鸡、红焖鸭、东坡肘子等等。烹饪是我多年来的业余爱好。

  1992年我在美国探亲时,曾在《世界日报》“家园版”上发表了多篇饮食方面的文章,如川南黄粑、糟鸡、红焖鸭子等等,还得了稿费。

  1942年我在读二年级的时候,知道学生公社办有西文打字学习班,也是下午五点上课,不交学费,我去报名参加了。当时由周肇梧老师指导。上课时老师介绍西文打字机的使用,指法、每人发了一张打字机键盘图纸,因为供练习的打字机少,除了在学生公社练习外,各自回去照着键盘图纸练习打字指法,这可以说是学习西文打字的入门。我在这里学会了西文打字技术,受益非浅。

  1948年,我到华西大学博物馆工作,管理“葛维汉图书室”,那里有西文打字机,而且登记西文书刊卡片时就要用打字机打卡片。由于我有了在华西学生公社学习西文打字的基础,在打字工作上就比较自如。几年下来,我的西文打字已达到了“盲打”的程度。

  1955年,我调到四川大学图书馆工作,分配到外文期刊搞编目工作,这就每天和打字机为伴。因工作需要,在西文打字的基础上,我又学会了俄文打字。每年,西文期刊、俄文期刊的卡片、书脊条都轮流打,一干就是二三十年。没想到大二时业余学会的打字,会伴我工作半辈子。

  70年代,川大图书馆要培养年轻同志的业务技能,办了一期西文打字培训班,收了十名学员,馆领导派我负责教打字的工作。我借到一本学习西文打字教材,有指法,有练习,由我的先生成恩元在蜡纸上刻出键盘图等,我把这本书打印出来,发给学员每人一册,给他们讲解演示,手把手的指导。因有多部打字机,安排他们照着练习打字,循序渐进,练会练熟。一个月的时间内,学员们基本掌握了打字技法,为川大图书馆培养了一批西文打字人才,他们在以后的工作中,都熟练地发挥了打字的技能。

  我的工作,一天也离不开打字。80年代,参加了“全国西文自然科学期刊联合目录”的编辑工作,川大图书馆报到北京图书馆的大批馆藏期刊目录卡片都是我一个人打的。当时,我恰因一辆架架车撞了我,造成我的脚背骨折,只能在家休养。但联合目录工作不能停,因此,我叫人把打字机、材料搬回家中,每天在床前小桌子上不断地打卡片。正值盛夏,闷热难当,每天挥汗如雨。这批卡片完成后,得到北京图书馆总编辑的表扬:“川大图书馆的目录片质量很好。”

  后来,成都市12所大专院校编制“西文期刊自然科学联合目录”,我参加联合目录的主要编辑工作,所打的目录片质量也很好,最后由电脑汇总打印。目录出版后,获得了四川省级科技进步三等奖。

此后,又继续编了《成都市十二所大专院校社会科学西文期刊联合目录》,由我主编,具体操作。这本目录出版后,又获得了四川大学科技奖。

  更没有想到的是教残疾人学会西文打字,改变了他们的生活。我在川大先后帮助过两位残疾女孩,教会她们西文打字,让她们找到了工作,改变了人生。她们是小儿麻癖症患者,行动不便,找不到工作。他们都是川大的家属,一位小邢,他父亲托人找我,教她西文打字。我抽时间义务教她,她很努力,学得很好。学校派人向我了解,我说是我教会她的,可以西文打字了。后来到外文系当打字员,有了工作,以后,她还在文学等方面做出一定成就。

  另一位是化学系单老师的女儿,也是因残找不到工作,情绪低落。单老师是我们外文期刊部的读者,也找我帮忙教她女儿学习西文打字,我也尽力把她教会,后来在学校找到工作,至今他们母女非常感激我。看着这些病残孩子学会了西文打字,解决了工作,我心里很愉快。

  我在华西学生公社学会西文打字终身受益,而且还帮助了他人,这确实是当初没有想到的。

  华西坝给我留下的美好记忆太多了,真是说不完,除了学习知识,增加才干,开阔眼界之外,课外在学生公社学到的种种技能,伴我一生,为社会做出一点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