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川大
【访问量:430855】

图说华西协合大学校门的前世今生

戚亚男

 

  自从1910年美国、英国和加拿大三国的五个基督教差会在成都“南门外二里许、锦江之滨、南台寺之西,选择了据传为古‘中园’旧址的风景清幽之地”创建了私立华西协合大学以来,大学先后修建了两座校门,一座位于府南河边,一座位于大学路的西边,临近事务所。

上面这张校门照片是位于府南河边的华西协合大学校门,这张照片是由校门外向校内拍摄的。该校门坐南朝北,面向府南河和城区。中式牌坊门楼上方外面嵌有一方形红沙石雕刻有华西协合大学·1910字样,相应校门里面嵌有一方形红沙石雕刻有WEST CHINA UNION UNIVERSITY A.D.1910字样

该门在1954年被拆毁,两块石碑也不知去向。1996328日,在府南河施工工地上(原大学校门附近)出土了刻有华西协合大学英文校名的石碑。据了解当年拆校门时英文校名的石碑被学校员工用来盖水井,这样一来这块石碑被无意保留下来了。于是,这块消失了将近半个世纪的石碑终于重见天日。现在这块英文校牌石碑收藏在四川大学校史展览馆里。

上世纪50年代初,私立华西协合大学改名为华西大学,不久全国院系调整又改名为四川医学院。当年成都进行市政建设,以市中心原明代蜀王府,又称为皇城为中轴,修建了一条南北贯通的道路,总称人民路。四川医学院被人民南路划分成了东西两个校区,学校在人民南路三段中间修建了通向东、西校区的两座校门,照片里的四川医学院的校门是东边校区的校门。校门上“四川医学院”5个大字是根据毛泽东给学院老师回信信封上的字迹临写的。

1985年,“为了发挥我校在对外交往方面的优势,加强国际、校际交流与合作,经卫生部批准,”四川医学院更名为“华西医科大学”。校门上的“华西医科大学”6个大字是由邓小平题写的。

2000年,四川大学(之前与成都科技大学合并)与华西医科大学合并,华西医科大学更名为四川大学华西医学中心。校门上的“四川大学”4个字也是由邓小平题写的。  

2010年,人民南路改建,华西医学中心的校门被拆除,在原址上仿建了原私立华西协合大学最早建在府南河边上的中式牌坊门楼作为校门。

上面这张照片里的华西协合大学校门是建于上世纪20年代的另一座校门,该校门位于大学路的西端,临近事务所。这座校门可以说是建在校园内的大门,因为在该校门的斜对面就是广益学舍——文学院中国文学系的所在地。成都五老七贤之刘豫波、林思进等在此执教,抗战时期“中国史学界泰斗”陈寅恪也在此讲学,由语言学家闻宥领导的蜚声海内外的中国文化研究所也设在广益学舍里。鲜为人知的是诺贝尔文学奖18位终身评委之一的瑞典著名汉学家马悦然,1948年在广益学舍拜闻宥为师学习四川方言,多年以后马悦然回忆道:“他(闻宥)当时的年龄足以做我的父亲,而从我们友谊的最初开始,他对于当时在学术道路上艰难探索的我来说也确像一个父亲。他对我在研究四川方言语音、音韵上给予的耐心帮助和智慧启迪让我永远感念。”广益学舍现为四川大学华西幼儿园。

由于大学路是学校里的一条路,因而路的两边从一开始就没有店铺,倒是在大学路的西头的小天竺街上有不少店铺,有裁缝铺、米店、餐馆、茶馆。抗战时期,南京的金陵大学、金陵女子文理学院、山东的齐鲁大学等学校内迁到华西坝与华西协合大学联合办学,一时间坝上云集了四面八方的学生和老师,这么多人的到来极大的刺激了小天竺街上的商业发展。比如茶铺,之前只有一家茶铺,而学校的图书馆的坐位有限,每天晚上去茶铺看书、休闲的学生特别多,因而这条街上很快就又开了两三家茶铺。甚至小天竺街上还开了一家名为“Tip Top”的西餐馆。

上面这张照片拍摄于1941年,拍摄者站在事务所的楼前拍的。照片里左边的大门就是华西协合大学的校门(上图所示),中间的大楼是广益学舍,校门与广益学舍之间的路是大学路,出校门向左转50多米远就是小天竺街。

1939611,旁晚7点过,27架日本轰炸机前来轰炸成都,华西坝五大学战时国际救护队队员黄孝逴(华西协合大学理学院制药系二年级学生)与同学正在学校附近一家餐馆吃饭,听到警报声她们立刻放下碗筷,离开餐馆返回学校到救护队集合地点集结。这时日本轰炸机的炸弹已经投下了,有四枚炸弹落在了华西坝上,就在黄孝逴她们快要进校门时,一枚弹片飞来击中了黄孝逴的后脑,她当场身亡。消息传到重庆后,国民政府教育部得知后通令嘉奖黄孝逴:“该生奋勇捐躯,殊堪许嘉,自应特予褒扬。除由部通令各校广为表彰,以昭激励外,兹特发国币五百元,即由该校立碑纪念。”

1939113下午,华西坝五大学学生战时服务团邀请冯玉祥将军来华西坝作《坚持抗战到底》的讲演,当天冯玉祥就从这座校门进入学校作讲演。在事务所楼前冯玉祥面对2000多名中央大学、齐鲁大学、金陵大学、金陵女子文理学院和华西协合大学的学生作了非常激情的讲演,他说:纵观中国的抗战前途,是没有丝毫悲观,……都知欺负我们老百姓的是日本,应当打日本打到底。确信最后的胜利是我们的,要大家努力,不要袖手不动。

讲演后冯玉祥又挥毫题写了“还我河山”几个大字留念,战时服务团送给冯将军一面锦旗,上书“深入民间”。

自从四川医学院在人民南路三段上修建了新的校门以后这座校门就没有使用了。而这座校门上的“华西协合大学”的校牌就被学校博物馆作为文物收藏了起来,现在这块校牌收藏在四川大学博物馆里。上世纪70年代末大学路成为了自由农贸市场,校门曾作为店铺使用。

2006年,大学路实施老成都人文风情特色文化街改造工程,学校的围墙被拆除,华西坝上的老建筑亮了出来,但不知何故这座老校门也被拆除了……

 

                                  20151018写于广益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