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川大
【访问量:513914】

回眸旧照忆恩师

 

历史文化学院  方北辰

 

    恩师缪钺,字彦威,文史兼长的大师级学者和著名教育家。1978年,我有幸考入四川大学历史系,在缪老门下攻读魏晋南北朝史,先后获得历史学硕士和博士学位,并且留系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到1995年缪老仙逝为止,在恩师的教诲和指导下,度过了十七个春秋,留下终生难忘的感激和回忆。金秋十月,整理当年与恩师合影的照片,心潮起伏,思绪万千。谨选取其中14帧,一一撰写说明文字,以表达对恩师的无尽怀思。

2013101于华西坝寓所

 

      1978年,改革开放的初期,国家宣布恢复招收研究生制度,缪老开始招收第一届硕士研究生,共计四名,研究方向为魏晋南北朝史。前排是缪老和指导小组成员,从左到右为朱大有老师、马德真老师、缪老,杨耀坤老师、刘琳老师。后排是四名研究生,从左到右是王炎平、吕一飞、方北辰、李天祥。地点在老川大图书馆前面的花园。当天是寒冬,天气不好,但是大家的心情很好。

 

    同样是在1978年,同样是在老川大图书馆前面的花园,新入学不久的魏晋南北朝史四名研究生,大家的笑容都很灿烂,因为国家这艘航船,终于拨乱反正,科学教育大发展的春天即将来临。从左到右是方北辰、李天祥、吕一飞、王炎平。大家的衣着,都有那个时代的特色,四人中只有我没有戴眼镜。中文系的同窗,称我们为“缪门四子”。此后方、吕、王三人都留系任教,陆续晋升教授。

 

    又过一年的1979年,缪老再招收一名研究生,加上头一年的四名,共计五名,“缪门四子”就变成“缪门五子”。在缪老铮园住宅的后院花丛中,留下了恩师和五名研究生的合照。前排从左到右是陈玉屏、缪老、吕一飞,后排从左到右是方北辰、李天祥、王炎平。我本科是西安交通大学电机工程系,陈玉屏本科是成都电讯工程学院,都是从工科转向到文科。可见缪老当时招收研究生,真是不拘一格取人才。我毕业留校,陈玉屏毕业到了西南民族大学,后来当了口碑很不错的校长。

 

    同样在1979年,同样在缪老住宅铮园的后院花丛中,这是一张缪门弟子的全家福。前排正中,是缪老和师母,他们的左右两边,是从贵州师范大学、中国社科院前来参加团聚的张祥光教授、童超研究员,两位都是文革之前缪老的研究生。

 

      19851988年,已经在历史系担任讲师的我,又攻读缪老的在职博士生。19889月,在我博士论文答辩通过之后,缪老特别为我书写一幅王羲之《兰亭集序》的文句,以示鼓励。缪老精于书法,无论是长篇短简,都是萧散俊逸,劲力内含,充盈着书卷意味,得之者视如珍宝。正是因为不敢辜负缪老的期望,所以我虽然年过古稀,依然在前进道路上不断进取。

 

       1980年春天,我们陪同缪老到青羊宫花会,欣赏烂漫春光。从左到右为陈玉屏、方北辰、缪老、吕一飞。那时缪老身体康健,步履自如。

 

    青羊宫的紫藤花下,缪老纵论文史,评点诗词,令我们心灵也感受到春风般的吹拂和滋润。从左到右为方北辰、缪老、陈玉屏、缪元朗(缪老嫡孙)、吕一飞。

 

      1981年春,成都杜甫研究学会,在杜甫草堂宣布成立,缪老被一致推选为首届会长。而我受缪老的指派,到杜甫草堂参与筹备工作。这是筹备会成员合影。缪老左侧戴眼镜的长者,是四川省文化界老领导张秀熟先生。

 

  1990年,成都武侯祠举办“诸葛亮史迹陈列”的专题展览,敬请缪老题写展览的匾额。正式开展的当天,缪老亲临现场观展,并且为研究生们做精彩评论。从左到右为缪元朗(缪老嫡孙)、罗新本、缪老、许蓉生、方北辰、吕一飞、郑小容。后来罗为西南民族大学图书馆馆长,许为成都社科院研究员,郑为美国华盛顿大学访问学者。

 

    依然在成都武侯祠“诸葛亮史迹陈列”之前。从左到右为缪元朗、罗新本、郑小容、方北辰、许蓉生。在这几位当中,我就是师兄了。

 

  1991年,四川省对外友好协会、四川大学合办“国际四川三国文化节”,缪老为大会宣读开幕词。台下前排就座者,从左到右为苏联汉学家李福清院士,美国罗巴士教授,法国苏尔曼教授。

 

  1995年,缪老在成都去世,享年九十一岁。亲属在青城山味江公墓,绿水青山之间,精心选择长眠吉地。这是421骨灰安葬当天,亲属、好友、门生在现场肃穆合影。墓碑右侧身披长围巾者,是专程前来送别的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著名学者叶嘉莹教授。叶教授曾与缪老合作,撰写评论诗词的专著,深受读者好评。

 

    依次敬献鲜花,寄托无尽的哀思。缪老安葬之后,我们在成都的缪门弟子,大体依照古时候孔子门生对老师的礼仪,连续三年在清明节前夕,集体前往青城后山,为恩师扫墓。

 

  20047月,恩师学术研究的集大成著作《缪钺全集》,凡8卷共250万字,由河北教育出版社隆重出版。缪老原籍为江苏溧阳,但1904年生于直隶迁安县,即今河北省迁安县,早年又寓居河北保定市,并在保定开始教育生涯。因此,河北教育出版社,将其视为本土的学术大师和教育大家,为之出版全集,作为纪念。

 

编辑制作戚亚男(2013-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