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川大
【访问量:513914】

川大数学系1973级同学入学40周年聚会一瞥

戚亚男/撰稿 摄影

 

2013926上午,川大数学系1973级入学40周年同学聚会在望江校区一小会议室里举行,40多位同学和老师聚集在一起,一杯清茶,一碟瓜子,师生们围坐在一起相互交谈他们的母校梦、师生情、同学情。

在聚会上当年的班长王耀富说:我们走到川大很不容易,离开川大也不易,40年后我们的老师现在还能喊得出我们学生的名字,让我们感到老师对我们的一片深情。感谢老师给我们的帮助,这40年来无论我们当年在学校还是毕业离开学校老师都对我们的成长给予了无私的关怀和帮助,没有这些老师就没有我们的今天,我代表我们全班同学感谢老师来参加我们的聚会,祝老师们身体健康。

唐志远老师回忆到:可能你们都记得当年是我把你们接进学校的,你们这班学生非常好,给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但是你们首先要感谢教你们的老师,我们数学系的老师们是非常尽职尽责的。其次感谢同学们,你们在校时,努力学习,而不去做你们不应该做的事情,当年国家的政策是工农兵学员(注)“上、管、改”,而你们却很认真的去学习,不去涉及学习以外的事情。由于师生的共同努力,川大数学系的教学环境在全国高校范围来讲都是不错的。

你们也许还记得当时发给你们的讲义里有复函数的内容,其他院校是不讲的。1977年在上海开全国教材会议,川大被认为是进步较大的院校,会上叫川大数学系编复函数讲义、编高等数学讲义,在以前是不可能的,这都是由于我们师生共同的努力的结果。

师生们在浓浓的情谊氛围里畅怀的交谈,交流保健、养生经验。杨元同学朗诵赵国淮同学撰写的诗《四十年告诉我们  纪念19732013“我们相识四十年”》,把大家带回到那让人难以忘怀的岁月里。聚会最后同学们唱起自己改编的歌曲“……又是一年起秋风,学子聚蜀中,更望江楼近,涛声依旧九眼桥横,人生百年如寄需开怀,一笑解千重……”

 

 

在望江校区一小会议室里,一杯清茶,一碟瓜子,40多位同学和老师们围坐在一起相互交谈他们的母校梦、师生情、同学情。

 

看看下面当年教我们的老师,如今已步入老年,但他们依然神采奕奕,风采不减当年。

 

度老师

戴国仁老师

高隆昌老师

胡淑礼老师

胡玉英老师

洪老师

秦卫平老师

唐志远老师

熊祥斗老师

姚昌瑞老师

袁仲才老师

朱显康老师

 

 

 

现任数学系书记和院长也前来参加同学们的聚会。

 

 

聚会上同学们纷纷拿出相机、手机、iPad把这难忘的聚会的美好瞬间留下来。

 

 

班长王耀富和老师唐志远在会上做了即兴讲话。

 

 

杨元同学朗诵赵国淮同学撰写的诗《四十年告诉我们  纪念19732013“我们相识四十年”》。

点击欣赏朗诵《四十年告诉我们 》

 

 

在聚会上同学们唱起自编的歌曲。

 

 

师生们来到行政楼前合影留念,遗憾的是考虑老师健康,没有到当年毕业时照相的旧址去留影。

 

 

这张老照片就是1977年数学系73级毕业同学与老师在理科大楼前的合影。

 

 

第二天,同学们来到江安校区游览。

 

40年的光阴弹指一挥间,当年年轻的学生现已年过半百,让我们看看年轻的他们过去与现在的风采。

 

陈典发(贵州纳雍)

陈典发(天津

勇(四川泸州)

勇(四川成都)

方儒新(四川内江)

方儒新(四川成都)

付益先(贵州息烽)

付益先(贵州贵阳)

龚仁华(四川自贡)

龚仁华(四川自贡)

郭开仲(四川安岳)

郭开仲(广东广州)

胡明琼(四川安岳)

胡明琼(湖北武汉)

李德芳(贵州湄潭)

李德芳(贵州湄潭)

李竹渝(四川广元)

李竹渝(四川成都)

梁永秀(四川纳溪)

梁永秀(江苏南京)

刘松(贵州都匀)

刘松(广东清远)

罗晓玲(贵州遵义)

罗晓玲(广西桂林)

欧爱华(贵州贵阳)

欧爱华(广东广州)

王超华(贵州赤水)

王超华(贵州赤水)

王耀富(贵州安龙)

王耀富(贵州兴义)

萧国朝(贵州大方)

萧国朝(贵州大方)

谢荣成(贵州荔波)

谢荣成(贵州荔波)

鄢德英(四川合川)

鄢德英(四川成都)

杨元(四川峨眉)

杨元(四川成都)

杨佐新(四川安岳)

杨佐新(四川绵阳)

张晓宁(四川安岳)

张晓宁(北京)

赵国淮(贵州六盘水)

赵国淮(江苏徐州)

赵迁贵(四川泸州)

赵迁贵(江苏徐州)

钟波(四川内江)

钟波(四川成都)

邹述超(四川安岳)

邹述超(四川成都)

 

老照片由数学系1973级同学会提供。

 

注:【工农兵学员】  “文化大革命”期间,高等学校从工农兵中招收的学生。1970627日,中共中央批转《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关于招生(试点)的请示报告》,从根本上否定了建国以来高等学校招生考试制度,规定今后高等学校招生,“实行群众推荐、领导批准和学校复审相结合的办法”,从工农兵中招收学员。当年105日,国务院电报通知各地:1970年高等学校招生工作,按中央批转的北大、清华上述《报告》提出的意见进行。因此,从1970年到1976年,全国高等学校共招收7届“工农兵学员”。这种招生办法,关键在群众推荐,实际是基层干部说了算,助长“走后门”等歪风。不经考试,学员文化程度参差不齐,不仅使大批有真才实学的青年失去了深造的机会.而且造成了高校教学秩序的混乱。在高等学校,由于实行工农兵学员“上大学、管大学、用毛泽东思想改造大学”的方针,从根本上破坏了教育规律,其结果是教育质量严重下降。“文化大革命”结束后,1977823日至925日召开的全国高等学校招生工作会议决定:恢复高等学校招生考试制度,采取统一考试、择优录取的办法,停止招收“工农兵学员”。

——《中国共产党历史大辞典 1921-2011 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 李景田主编  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2011年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