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川大
【访问量:536881】

班长手上抖,我们心在抖

宋永栋

 

  四食堂炊事班的周班长负责打菜,每盘菜打多打少,全在他的“手功”上,他的菜瓢在空中一抖动,我们看得心都要被抖碎了。

 

  上世纪60年代初,我在四川大学求学时,住在学生七宿舍,吃饭就在宿舍背后的学生四食堂。

  那时候,油水稀少,每月32斤的粮食定量,对青年学生来说不大够吃,于是就很考究吃的方法。早中晚三餐的米饭是食堂用搪瓷面盆蒸好,再用专用工具划成放射状八份,吃饭时学生依次挖出自己的那一份。挖饭可是一门“技术活”,刚蒸出来的热饭容易散开,搞不好你就越境挖了下家的“墙角”。四食堂炊事班的周班长负责打菜,每盘菜打多打少,全在他的“手功”上,他的菜瓢在空中一抖动,我们看得心都要被抖碎了。我班同学编了个顺口溜:“天不怕,地不怕,只怕周班长手上抖三下”,说明大家当时对他那只手有多么看重。

  定量不够吃,最害怕遇到球类赛事,打一场比赛下来,肚子里已经空空如也,那份四两一坨的干饭,三两口吞下去感觉像没有吃过饭一样。遭殃的还有女生,她们不但要在赛场外拼命为场上呐喊助威,完了还要主动让出自己的一部分饭,让比赛下来的男同学多补充一点。参加市里的国庆或五一节庆典游行,吃饭也是犯难的事。游行那天,我们早上五点吃完早饭,五点半出发。早饭时,食堂发给每人一个半斤的馒头作午餐干粮。又白又泡冒着热气的馒头,看上去爱死个人。心理素质较差的很多男同学,熬不住,一到宿舍便几口把馒头吞将下去。问午饭咋办?答:管不到那么多。

  那时候,学生七舍与学生五舍之间的民房中,有一家卖烤红苕的摊位,专门以学生为对象,每斤一毛五分钱。我们“饥”不可耐时,便去买个半斤一斤来填肚子。卖红苕的老板是一位刚30出头的女子,身材苗条修长,被大家称为“红苕西施”。1964年以前,烤红苕为我们解决了不小的生活难题。

  19642月,学生四食堂传来爆炸性好消息,从3月份开始,食堂实行大锅饭,让大家敞开肚皮吃。消息让整个学生宿舍顿时沸腾起来,想想吧,从小到大,已经记不起啥时候有过这样的生活,长期受到严厉管束的肚皮,一下子得到了彻底解放,能不欢腾吗?接下来大家尽情挥洒吃饭功夫,我每顿也要吃大约搪瓷大碗两碗米饭。一个月的大锅饭吃下来,学生们像集体整过容一般,原先范冰冰式的尖下巴,都变得圆润犹如周润发,我的体重也在一个月内增加了15斤!据四食堂的邢管理员报告称,三月份全食堂一千多号人平均每人吃粮45斤。乖乖!这个饭量要让现在的大学生来吃,恐怕校园里随处都可见成群的胖墩。

 

选自《成都商报》2015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