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川大
【访问量:513914】

我的大学校园生活

川大农学院52  余广海

 

进大学之前

  1934919,我出身四川隆昌县楼峰乡一个贫苦农家里,父亲余自元是一位老实巴交、目不识丁的农民。父亲深感不识字的痛苦,总想让我多读点书。有一年,家中喂的猪发瘟,不懂防治办法的父亲,只好把手浇着石灰在泥墙上按手印,又把磨子搬来放在猪栏门口当“八卦”,镇邪驱瘟神。结果猪儿还是死了,家里的收入减少了,我因此辍学了。

  1947年,我高小毕业,那年全县会考,我考取了全县甲等第一名,获得了免费升入隆昌县中学读初中的资格。隆昌县中学离我家有近8公里的路程,我每天早晨天不亮就起床,吃碗头天晚上剩的饭就去上学。中午放学后,其他同学都回家吃午饭,我和班里另外一个家境困难的同学就留在教室里温习功课。下午放学回家,午饭和晚饭一起吃。

1949125,隆昌解放了。次年,我考上了隆昌师范学校。在学校我被第一批吸收加入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并任县学生联合会秘书长,那年我才 16岁。

  1951年初,我被县人民政府选送进入川南农林厅兽疫防治所学习。经过三个月的学习川南第一期兽医培训班结业了,我留在川南兽防所担任了训练班辅导员。一年后我又以调干身份被保送参加高考,我顺利考入了四川大学农学院畜牧兽医系。

 

大学的学习生活

  我这个高中未毕业就参加了工作的学生,上大学是我从不敢想的奢望。进了川大很兴奋,因为川大是名牌大学,中文系的向楚、数学系的柯召、化学系的刘为涛、历史系的蒙文通,生物系的方文培、农学院的杨开渠和陈之长都是名教授。

  入学后干什么都很卖力,当初我有一门课《分析化学》最恼火,只考了个68分,那时我们小组内又分互助组(三个人一组),互相帮助,没有教科书,全靠记笔记,自习时要校对笔记,看有无错漏。

  因为院系调整,我们系的教师来自川大、云大、西农和西昌农专四个院校。畜牧兽医系在临江馆上课,义生牧场实习,条件不是很好,但很务实。学时很紧,学习很斗硬,每个暑假都排满,一年级狮子山采标本,二年级荣昌种猪站饲养员身份实习,三年级以技术员身份,四年级以助理兽医师身份实习。

  教兽医专业课的教师有陈之长教授(解剖学)、夏定友教授(传染病学等多门课)、何敬真教授(植物学,后调广东华南热带植物研究所)、端木道教授(有机化学)、王祖泽教授(无机分析化学)、杨凤教授(家畜生理学)、朱堂教授(食品卫生检验及传染病学)、杨辅国讲师(微生物学)、杜逸讲师(牧草学)、董为德副教授(养马学)、李照忠讲师(家畜寄生虫学)、江孝光讲师(养牛学)、朱维容讲师(饲料与饲养学)、贾厚仲讲师(养猪学)、刘相模副教授(养羊学及家畜卫生学);带实习的老师有刘祥碧(生物化学)、仉德光(生理学)、蒋光化助教(外科手术)、王子彦助教(病理学)、张福华助教(药理学)……

  解放初期,大多数学科没有教材,全靠上课记笔记。实验课主要用青蛙、兔子、小白鼠做实验,实习课以马、牛、猪、鸡为主要实习对象。大学临床实习课是老师示范操作,学生看,真正实际动手是三、四年级到了牧场及农村,实际操作机会就多些了。

  《新民主主义论》、《联共(布)党史》、《政治经济学》和《哲学》四门政治课抓得很紧,俄语是必修课,劳动卫国制锻炼不及格者,不能毕业,所以很强调德、智、体全面发展。

在学校学习期间,我担任了川大第八届学生会主席,并于 1954 年入党。像我们这些社会活动多的学生会干部很忙,往往把平时堆的作业,放到星期天来补做,所以有人写打油诗“睡不完的觉,做不完的题,没得星期天,只有星期七”。

 

参加中苏友好宣传月

  我们刚进校不久,还没正式上课,就遇到中苏友好宣传月活动。从19521126126川大中苏友好宣传车,连续10天在成都市各街道广场进行了大量宣传活动。当时由各系抽调一批文娱积极分子,组成了四川大学中苏友好宣传车,由中文系的饶学成(南下干部调干生)任队长,辅导员谭万贞负责宣传车与学校联络,来自各系“有文娱细胞”的人,排练了许多节目,如舞蹈、歌韵、快板、花鼓、相声、话剧等十分热闹。  

  我们畜牧兽医系的新生参加宣传车的人有宁锦华(跳维吾尔族舞)、封朝璧(跳彝族舞)、刘福绥(说相声)、周熙和我。我和周熙与农学系女生柯孟明三人组成四川花鼓节目,自编自演花鼓词:“早在1917年,列宁领导十月革命在苏联,专制沙皇被打挎杆,人民江山万万年……”配合锣、鼓、钗有唱有合,很中听。

宣传队每到一个地方,先摇旗子,再扯圈子,先合唱、再跳舞、后演街头剧、杂耍(各种小节目如相声、花鼓、快板……),搞得有声有色,十分热闹,观众围得水泄不通,可以说是人山人海。把中苏友好月宣传活动搞完后,大家都很疲劳,但很高兴、快活,觉得为党为国家做了一件很意义的大事。 

学习俄语的故事

  解放初期,全盘苏化,大学开设外语课,只有俄语。当时有13位从哈尔滨到川大教俄语的苏联人,每周4节课,每班配备两名教师,中籍老师讲文法、句法,苏籍教师教语法及口语。因为外语要学好,必须有语音、语法、单词三要素,读、写、说、用四结合。

  教我们的俄语教师吴遐昌(中)、涅克拉索娃(苏)轮流依次各上两节课。俄语比较难学,名词有阳、阴、中三性,每个单词有单、复数各变六个格(主、生、给、把、和、在),动词有一、二、三人称,单、复数还分三个式:现在式、过去式、将来式,32个字母中,最难的发音是Per)这个弹音,好多人弹得三不像,不标准,多次被老师纠正,还是弹不好,一个单词要变这么多格、位、时、体、太,不少同学(特别是大龄生)简直望而生畏,最怕俄语课,每次都怕抽起来朗读和发音。但是也有不少人学得津津有味,落得好成绩,    Сгудентка Люсин(女大学生刘星)是被抽起来次数多、读得好之一,也有一些人马虎混过60分,出校就丢了、忘了。

  我对俄语情有独钟,很喜欢上这门课,期末考了个95分。毕业后一直坚持阅读、查字典、搞翻译,我主译了《家庭畜牧业》、《家庭养兔业》两本原著(均已出版),把苏联《兽医》、《养猪业》、《养禽业》三个杂志作为必读,翻译出版了许多科技文章和文摘。到我升教授时,已公开出版4.5万字,所以免考外语(3.5万即可免考)。

  1992年吉尔吉斯农业大学校庆60周年,我代表四川畜牧兽医学院出席并用俄语发言:“我代表中国四川畜牧兽医学院来参加你们的校庆盛典,路途遥远,气候严寒,虽然天气很冷,但我的心是很热很热的!”哟呵,全场掌声雷动,经久不息。后来我再次到吉尔吉斯,带领我们两位教授在那里举办了第一届国际兽医针炙培训班,学员们十分好学,挖倒挖倒问问题。我问他,你为什么这样认真,他回答说“这是我的面包!”(это мой хлеб!)我十分感动,当我给他们签发毕业证时,一个个情绪十分激动!

  后来我因为中国与俄罗斯的国际交流,又去东北农业大学俄语强化班学习半年,要衷心感谢乌克兰女老师—刘波夫。我在俄罗湟什农业大学住了一个月,全用俄语授课和交流,学生们十分惊奇地问,你是中国人,为什么俄语讲得这么好,我说我遵循了列宁的教导:“学习、学习、再学习!”(учиться、учиться、упорно)他们露出笑容说“очень хорошо!бопьшое спасибо!”(很好!感谢您!)

 

参加四川省运动会

  幼年时我身体很差,曾患疟疾、疝气等病,爸妈用摇篮抬我去县城看病。由于家境贫寒,距城较远,天天早出晚归读通学,回家有空就割草、放牛、捡狗屎、干农活,所以很劳累,体质一直不太好。1951年参加工作后,在川南兽疫防治所学骑自行车,扛车上石梯,擦伤胸壁,得了肋膜炎,经过两年带工医护,胸膜积水才治痊愈。

  1952上大学后,适逢全国第二次青年代表会召开,毛主席向全国青年发出了“身体好、学习好、工作好”的号召,我深感加强体育锻炼的重要,决心参加劳卫制锻炼和举重队。早上练长跑、单、双杠,下午课外活动锻炼举重。当时我们举重队只有七、八个人,队长邬光富(数学系)、队员谭天(工学院助教)、刘仲康(化学系)、王以诚(畜牧系)等人,每天坚持按程序锻炼,先推举、再抓举、最后挺举,事前有准备运动,事后有整理运动,天天必按时到场,有事要请假。我当时体重只有54公斤(属于最轻级),天天锻炼,以举重为主,还参加跑步、体操、吊环、肋木等辅助项目,使身体全面发展。贵在坚持,刻苦自励,经过两年的训练,我的技术和体质都大大提高,臂膀、大腿粗了,身体结实了,饭食也增加了,干什么都有劲了,学习记忆力也好了。

  19552月,我代表成都队参加了四川省十市田径体操举重运动大会,比赛下来成绩不错,嘿!获得四川省最轻级举重亚军,邬光富得中量级第一名。后来参加工作后还被任命为国家三级裁判,真的体会到响应毛主席“三好”号召的好处。

 

  

 

学生会的活动

  上世纪50年代初期,由于当时还没有专管学生工作的学生科,所以学生的群众组织学生会十分活跃,很多事情都由学生会出面办理。那时川大有理、工、文、农四大学院,近5,000名学生,每个学院选出一个主席组成学生会主席团,再推荐一个主席团主席。四川大学第八届学生会主席团有工学院陈月凤(女)、文学院龚让熊(女)、理学院任天时、农学院就是我,我被推选为主席,下设秘书处,秘书长刘汉裔(经济系)。还设四个部,学习部长严向东、文娱部长刘福绥、体育部长涂叔鼎、生活福利部长李国凤。四部当中文娱部、体育部最繁杂,工作最多,聘的干事也多,文娱部下属八个社团,有歌咏队、舞蹈队、京剧队、川剧队、话剧队、说唱组等。体育部下属篮球、排球、足球、举重、体操、田径、六个校代表队。学习部主管宣传及学习交流,生活部主管大型活动的生活安排,义务劳动(连锄头、鸳篼、扁担都要准备)和女生工作、宿舍卫生检查评比等,各部按工作需要还设立股,聘许多干事(相当于现在的志愿者)参加服务。

  学生会的任务很重,是校行政联系学生的纽带,学校每年划拔给学生会的活动经费很充足,大约四、五千元(相当于现在几十万元),由秘书处掌管。学生会的专职辅导干部有两名,田宝莹联系主席团,谭万贞联络文娱部,重大事情及学校领导意图的贯彻都事先与辅导员联络研究,重要会议(主席团会、部务会)他们都参加。田宝莹是外语系抽调出来的,很能干,后来当了四川音乐学院党委书记。

学生会与团委配合十分默契,当时团委书记是黄桂芳(川大解放前的地下党员),很有才干,出席过全国青年二代会,毛主席接见时合影,她站在二排主席身后,团委号召共青团员在各项工作中要起模范带头作用,保证各项任务顺利完成。

  1954年国庆五周年大游行时,川大队伍在成都八所院校中是最庞大、最整齐、最漂亮的队伍。学生伙食费每月每人9元,由于伙食管理科经管得力,节约了一些钱,恰好够每人打一套蓝色制服,男的中山装,女的列宁服,一身崭新,四千多人队伍浩浩荡荡开往人民南路中心广场皇城坝开会。

  李宗林市长致词,全市几万人的大会,有机关、单位、学校……,很是热烈。仪式之后,分头游行,川大路线是由人民广场经东御街、盐市口、东大街、水津街到九眼桥回校,一路步伐整齐,威武雄壮。唱《歌唱祖国》:“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的歌声多么嘹亮……”。高呼口号:“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

  1956年,我以“优秀生”和“三好”积极分子称号从川大农学院毕业了,开始了我60多年从事兽医高等教育及畜牧兽医工作生涯。1992年我获得了国务院特殊津贴,2011年获“振兴中国畜牧业十大杰出人物”称号。我深深的体会到在川大这几年的学习对我成长和前途是多么重要啊!(可浏览“今日川大——我们的校友——微视频52级老校友余广海”了解余广海的经历

前排(左起)  潘思葵  张正言  肖仲芳  杨孟月  王维彤  徐存厚  李尧述

二排(左起)      姜皙华  廖成莹  蒲琮祥  余广海      张时彦  姚平伦

三排(左起)  熊昌铭  冉崇政  彭顺义  赵修权  蒋胜德  何仲先  方士首  徐宝强

四排(左起)  陈荣辉  文通官  郭庆林

后排(左起)  廖家棠  吴昌桂  彭良知  郭坤荣  董光映

 

编辑戚亚男2016年6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