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川大
【访问量:513914】

从“破晓社”走到毛主席身边——川大原团委书记黄桂芳的人生三步曲

戚亚男

 

  黄桂芳1929年出生于成都,读中学时参加了进步组织“破晓社”,之后又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外围组织“成都民主青年协会”。1948年,黄桂芳考入四川大学先修班,在读书期间积极参加进步活动,并加入中国共产党。解放后,黄桂芳被任命为川大团总支宣教委员,不久又被任命为川大团委书记。1957年,黄桂芳到北京参加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全国第三次代表大会并与毛主席合影。

 

参加破晓社

 

  1929年黄桂芳出生于成都一个小职员家庭。1946年,黄桂芳在市女中读书,当时的校长范寓梅招聘了不少思想进步的老师到学校教书,特别是学校的训育主任,那时的训育主任一般都是国民党任命的。

  当时范校长向当局申报该校训育主任一职由丁秀君担任,丁秀君是1931年毕业于国立北平师范大学(现在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系,后回省内从事教育工作,但她因还在重庆一中学任职,一时还不能到市女中来,范校长就请了一位她的好友黄梦谷,来顶替丁秀君的职务。黄是大革命时期的中共地下党员,她被关在监狱里,后被保外就医,没有跟组织接上关系,生活很困难, 但她是一位好党员。她上任后,也向学校里引进了不少思想进步的老师甚至还有中共地下党员来校任教。黄桂芳的级主任季宗卫就是一位中共地下党员。这些进步老师和地下党员经常向学生传播一些进步思想,而地下党员则从中观察学生们的思想变化,看看这里面有没有可以发展的对象。

中学时代的黄桂芳。

 

   黄梦谷与季宗卫老师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发现学校里有几位同学思想进步,特别是学生自治会的主席、年级长黄桂芳,她不仅学习成绩好,有正义感,而且很活跃,同学们都愿意接近她。他们两位老师把黄桂芳及她身边的同学介绍给贾唯英。贾唯英是中共南方局派到成都专门分管中学生工作的成都工委委员,出于安全的考虑,贾唯英与她们以通信的方式进行交流,启发她们的革命思想。不久,贾唯英就介绍黄桂芳、蔡尔雄、张桂华和谭静涵4位同学参加“破晓社”。“破晓社”成立于194512月,是华西协合高级中学的进步学生李致和陈先泽在贾唯英的倡议下,发起成立的成都市中学校际之间的一个进步组织。该组织在市内各中学发展社员,定期开展一系列的进步活动,在地下党贾唯英的直接领导下成为团结、教育中学生的一个进步社团组织。

  破晓社每两周搞一次活动,通常都是选社员家庭条件比较好的,有宽敞的房间,能容下十多位同学在一起聚会的地方。大家在一起看进步书籍、谈心、传递解放区的信息、唱“山那边哟好地方, 穷人富人都一样,你要吃饭得做工哟,没人给你做牛羊。 老百姓呀管村庄,讲民主呀爱地方。”等进步歌曲。在破晓社有一位女生叫贺惠君,由于她很能干,思想成熟,大家都愿意听她的,跟她在一起,大家都尊称她“贺大姐”。贺大姐对黄桂芳的影响很大,她时常在黄桂芳思想苦闷时给予开导,在她有要求进步时给予支持,在她前进的道路上遇到疑惑时给予宽容和谅解。

 

参加民主青年协会

 

  1947年下半年,地下党决定停止“破晓社”的活动,吸收该社的优秀成员加入党的外围组织“成都民主青年协会”(简称“民协”),在党的直接领导下,让他们在各自的学校里开展活动。当时黄桂芳高中毕业,她报考了华西协合大学,落榜了。在家人的劝说下她考上了四川大学先修班(也就是大学预科班),但她本人却不想去读,想明年再考,犹豫中她找到贺惠君商量,贺惠君告诉她:你应该到先修班去,在那里你有一个公开合法的身份,利于你在学生中开展工作,不然你一个才毕业的中学生,没有一个正当的职业,很难在社会上立足搞革命工作,容易被发现,很不安全。黄桂芳听贺惠君这么一讲,觉得很有道理,她不再犹豫了,决定立刻到川大先修班去读书。同时贺惠君介绍黄桂芳参加了“民协”,把她的关系介绍给川大地下党的支部书记王放,由王放直接与黄桂芳联系。

  在川大先修班读书时,黄桂芳依照破晓社的组织与活动方法,组织班上有进步倾向的同学成立“英语读书会”,以补习英语考大学为由,组织大家在一起阅读进步书籍、讨论时事、唱进步歌曲等方式开展活动,团结一些同学共同追求进步、追求理想。

  黄桂芳除了在川大先修班组织进步学生搞“英语读书会”,上级组织还任命黄桂芳负责联系另外几个中学里的“民协”的成员,一时间她就在这些同志之间频繁的走动,每次都要约不同的地点见面,传递党的指示,听取他们的工作情况,然后她再向上级汇报。她俨然成了一个职业革命家,但是为了安全,黄桂芳仍然还是要到川大先修班上课,以这样的身份为掩护,搞地下工作。只是黄桂芳到校上课的时间大大减少了,加上她每天把时间都安排得满满的,走路风风火火的,引起了学校一个训育员的注意。一天,黄桂芳埋头刚要闯进教室,没注意站在教室外的训育员突然叫住了黄桂芳,他低声地问道:“这几天怎么没有看到你来上课呢?”黄桂芳一愣,抬头一看,是训育员,她很悲伤的回答道:“我祖父去世了,我在守灵。”的确黄桂芳的祖父恰好刚去世,她很自然的这么一说,训育员也没有看出什么破绽,也就放过了她。好在那段时间黄桂芳在搞组织工作,没有在外抛头露面,因而她也没有被特务发现其他的事。这事黄桂芳也没有放在心上,直到解放后,黄桂芳才了解到,原来那个训育员是国民党的特务,被枪毙了。当时他盯上黄桂芳不是一两天了,他曾对人说这个女学生很特别,她没有谈恋爱,走路时都在想事。黄桂芳告诉笔者:“那天如果我的回答有半点迟疑就危险了。”

  1948年,内战全面展开,物价飞涨,全国各地都在开展反饥饿、反内战斗争。成都市地下党组织从新闻中得之王陵基要来四川当省主席的消息,决定在他49上任之时发起全市大学生游行、请愿活动,要平价米,争温饱,把经济斗争和政治斗争结合起来。黄桂芳积极的参加到这一活动中广泛的发动学生参加游行、请愿活动。当天,黄桂芳他们就组织了川大先修班五六百名的学生,与川大校校本部、华大、成华等几所大学共三四千名学生在华大集结,然后从华大出发经小天竺街、老南门入城,过南大街、西御街、提督街、春熙路到省政府所在地督院街。游行途中学生们高呼“反对饥饿,要求平价米”、“停止内战,改善生活待遇”等口号,以唤起广大市民的关注。在省政府请愿时学生们与军警发生了冲突,200多名请愿学生被打伤,100多名学生抓捕,史称“4·9”事件。黄桂芳在这次组织川大学生参加反饥饿、反内战的活动里的良好表现,被上级领导所认可,运动结束后不久,她与其他3位先修班“民协”的同学被发展入了党,贺惠君是黄桂芳的入党介绍人。川大党支部把这4位才入党的同学组成了一个党小组,任命黄桂芳担任小组长。从此黄桂芳就真正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迎接解放

 

  1949年,黄桂芳考入了四川大学农学院。她的组织关系在川大,她的“上线”是原破晓社的负责人陈先泽。黎明前的成都是最黑色、最恐怖的,国民党在做最后的挣扎,他们到处抓人,在十二桥他们已经枪杀了30多位革命同志。由于叛徒的出卖,成都市的地下党不少负责人都被迫转移出城了,留在基层搞地下工作的黄桂芳他们面临搞地下工作的难度加大了,危险也增加了。

  194941日,南京发生了国民党当局镇压学生反饥饿、反内战的游行示威活动,41”事件引起了全国民众的关注。时值成都“4·9 反饥饿、反内战事件一周年,川大学生在地下党的组织下开了一个晚会,一来声援南京同学,抗议国民党的暴政,二来纪念4·9”运动一周年。晚会上最精彩的是一个叫《灵官扫台》的活报剧,该剧以“灵官”暗指省主席王陵基,把他丑态揭露得淋漓尽致。后来,地下党得到王陵基要血洗川大的消息,黄桂芳他们在上级组织的领导下,进行了周密的安排,留下必要的人员看管学校的图书和实验设备,让其他同学离开学校暂时躲避,使党组织和地下青年组织没有受到破坏。

  年底的一天,陈先泽急急忙忙找到黄桂芳,说“表叔”回来了。黄桂芳告诉笔者:他们当时称党的联系人为“表叔”,后来看京剧《红灯记》,听到铁梅唱“我家的表叔,数不清,没有大事不登门”时 他们都会会心一笑。黄桂芳一听陈先泽说“表叔”回来了高兴得不得了,她知道这一下可以在党的直接领导下开展工作,随后他们接到的任务是发动群众,迎接解放。黄桂芳立刻回到学校,赶紧联系自己负责的近一百多个进步同学,把他们组织起来,准备口号、做小红旗、扎红花,黄桂芳还教他们跳秧歌舞。

 

                  四川大学的学生与成都市民一起欢迎解放军入城。  

 

  19491230日清晨,冬日成都一反往日的多雾天气,全城艳阳高照。黄桂芳和她的战友们带领川大新生院学生进城加入到迎接人民解放军入城的活动中去。

  第二天《新新新闻》报以 “全市大中学生热烈迎接解放军”为题,报道了学生们迎接解放军入城的活动。文章这样写道:“本市各大学于昨日遵照学联欢迎解放大会决议,由各校个别集体前往外北驷马桥迎接人民解放军入驻成都,计有川大及附中、华大、成大、省会专、铭贤中学、省艺专、西南、大川、省女师联校、兽疫防治训练班、川大先修班、华协高、建国、济川、甫澄、大同等十余校分头由东、南、西、北各区分乘卡车约百辆前往,沿途高呼“拥护人民政府”、“拥护毛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解放军万岁”等口号,并唱国歌及《欢迎解放军》等曲,解放军入城时,华大、川大等校同学便下车表演秧歌舞,其他同学就高唱国歌和呼口号,当见到毛主席、朱总司令肖像时,更加欢呼不迭,虽然已经声嘶力竭,但是还仍旧用他们的哑嗓子和解放军的口号歌声相应,一切真挚的热烈的兴奋的敬爱的情绪,表泄无遗,真可说是军民同乐,军民一家,各校同学以西北风下着锅魁,直待解放军行列走完后,方整队坐车各返学校。”

  笔者采访黄桂芳时她说:“看到解放军的部队走过来时,我们立刻跳起了秧歌舞。后来我们看了解放军跳的秧歌舞,我们才知道他们跳的是正宗的秧歌舞。”

 

来到毛主席身边

 

  成都解放后,还在川大读书的黄桂芳被任命为川大团总支宣教委员,不久又被任命为川大团委书记。19575月,黄桂芳被选送到北京参加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全国第三次代表大会。在开幕式的那一天,黄桂芳有幸与其他20多位青年代表参加了一个意外惊喜的活动,并且很荣幸的被摄影记者拍摄下来,永远的把她们同毛主席一起定格在历史的画面里。
 

        上世纪50年代川大团委书记黄桂芳在全校大会上做报告。

 

    当时中央领导都来参加会议,邓小平做政治报告时,就有大会负责人叫了黄桂芳和其他几位代表出去,然后告诉她们说,要组织一个活动,要她们参加。大会邀请了云南、四川和新疆等地区的20多位代表,告诉他们等一会大会休息时,与毛主席、刘少奇等中央领导一起开一个座谈会。因为这次大会有个决议就是把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改名为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这个活动是为了要报道两代共青团员亲切会面的场景。黄桂芳她们一听要给毛主席在一起,都异常的兴奋,她们都听从负责人的安排,要她们一会儿大会休息时,她们列队进入中央领导人的休息房间,先与领导人握手,然后再坐下来摆谈等等,甚至还让她们预先演练了一下。

    很快休息时间就到了,毛主席、刘少奇等中央领导去了休息室,黄桂芳她们按照事先演练的方式,大家排成队,面带笑容地一个接一个的走进休息室。然而一个令大家意想不到的场面出现了,从大会主席台上走下来的主席团成员里的青年团员们看到黄桂芳他们到毛主席的休息室去与主席握手,他们也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一群人都涌向毛主席休息的房间里来,把毛主席团团围住,黄桂芳也被挤到了毛主席的身后。而就在这时,胡耀邦说青年团员们与毛主席合影,一听到要与毛主席照相,黄桂芳一下就着急了,她在毛主席身后,身材高大的主席把黄桂芳完全挡住了,头都露不出来。她想到来北京参加会时,川大团委的一个委员告诉她,有机会一定要给毛主席握过手,可这样她怎么可能有机会与毛主席握手?现在有机会与毛主席合影,一定不要错过这次机会,她努力的想从毛主席的背后挤到前面去,无奈人太多,任她怎样挤,她都挤不到前面去。最后她只有双手紧紧抓住毛主席的左臂,垫起脚,把自己的下巴放在毛主席肩膀上,才算勉强把脸露了出来。笔者在采访黄桂芳时她拿着一张照片说:你看嘛,我在毛主席的身后,伸了一个头出来。记者咔咔照了几张相后,大家都还围着毛主席,这时胡耀邦又对大家说:小鬼们,你们也应该让主席休息一下了嘛!大家一听立刻都散开了。接着胡耀邦又对着毛主席说:主席,今天共青团员们想见见老一代共青团员。毛主席一听很高兴用手拍了拍自己胸膛说:“我就是老共青团员!”毛主席一边说,一边往沙发上坐,就在毛主席刚落坐时,黄桂芳立刻走过去,在毛主席身边坐下来。毛主席对坐在身边的黄桂芳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我咋想不起来了呢? 黄桂芳回答到:我叫黄桂芳,是四川大学的团委书记。随后大家也走过来挨着毛主席坐下来,没有座位的就站在沙发后面。交谈中毛主席随手拿起茶几上放着的香烟盒,抽了一支烟出来,同时他对大家笑着说:你们抽不抽!你们不抽我就抽了。一听毛主席请抽烟,大家一下都开心的笑了。坐在黄桂芳旁边的山东代表徐建春顺手拿起茶几上的火柴给毛主席把烟点上了。摄影记者对着这一系列的动作咔咔的按下了快门,一张张载入史册的照片就这样永远留在了人们的记忆里。黄桂芳坐在毛主席身边的的照片,是一张令川大人骄傲的照片,也是一张令四川人自豪的照片,对黄桂芳来说更是她终生难忘的时刻!

黄桂芳(坐在毛主席右一)等人参加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全国第三次代表大会与毛主席合影。

黄桂芳回忆她的一生时对笔者说:“加入破晓社是我追求进步的开始,到先修班是我参加革命的起点!到北京见到毛主席,与毛主席合影是我意想不到的事,是我的荣誉,也是川大的荣誉,更是我们四川的荣誉!我代表的不只是川大,而是四川青年到北京去参加青年团的大会。”

(老照片由黄桂芳提供)

 

2013年7写于广益

 

  后续:黄桂芳老师的人生经历不仅是她自己的财富,也是川大的财富,学校通过不同的方式来展现黄桂芳老师特殊的人生经历,培养学生的人文情怀。《从“破晓社”走到毛主席身边——川大原团委书记黄桂芳的人生三步曲》一文是多年前笔者采访黄桂芳老师,为“人文川大”栏目撰写的。今年(2017年)417日,校报第697期刊载了这篇文章;428日下午,黄桂芳老师应邀来到江安校区水上报告厅参加“听师友学长讲川大故事”——四川大学“校史大讲堂”暨“纪念建团95周年主题团课讲演活动,她讲演的题目是新中国成立前后的川大共青团——我在共青团的10

 

    《四川大学报》第697期刊载《从“破晓社”走到毛主席身边——川大原团委书记黄桂芳的人生三步曲》一文的剪报。

 

  2017428日下午,黄桂芳老师在江安校区水上报告厅参加“听师友学长讲川大故事”——四川大学“校史大讲堂”暨“纪念建团95周年”主题团课讲演活动。照片由宣传部提供。

 

 

  88岁高龄的黄桂芳老师佩戴团徽作题为“新中国成立前后的川大共青团——我在共青团的10年”的讲演。照片由宣传部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