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川大
【访问量:536881】

想起了我的英语老师

刘红赓

 

  偶尔翻旧照片,找出一张,照片中背景是那标志性建筑——一教,在那路中花坛前站着21个朝气蓬勃的青年,中间是一位三十多岁的男人,那就是我的英语老师——汤定鲜。

 

                                   一、

  19929月,天空晴朗凉爽,大二的第一学期的第一节英语课,我们坐在三教的教室里静静地等待。上课铃响过后一位老师步入课堂,身材略显魁梧,气度不凡。师生相互行礼后他拿起粉笔,转过身在黑板上写下了三个字“汤定鲜”。字不算非常漂亮,但字迹工整。

(编辑注:编辑与汤老师联系,想找到文中作者提到的汤老师与同学们的合影照片,但汤老师没有找到,汤老师提供了这张照片,我们可以一睹汤老师当年的风采。)

 

  我心里暗自纳闷:他写这三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

  老师看出了我们心中的疑问,笑而不语。

  我们更加纳闷了:猜字谜吗?

  老师指着黑板上的三个字,说话了:“Easy to remember?”三秒钟后,台下一片会意的笑声。

  老师接着说:“The soup must be delicious. It could be understood this way. 好了,这是我的名字。如果期末考试试卷上要求写出任课老师的名字,就写这个名字。挺好记的,汤~一定~鲜,去掉‘一‘字。”

  汤老师开始讲课了,他先讲了英语的重要,再给我们分析CET-4的题目类型,难点……

  就这样,我们都喜欢上了这位风趣幽默又学识渊博的老师。

 

                               二、

  汤老师的课总是以听写开始。每次师生相互行礼后,他拿起粉笔,转过身在黑板上写下Dictation N(123……),既考勤又督促我们记单词。

  我逃过不少课,也包括英语课,以致于我现在还有点后悔(声明:本人CET-4提前一次通过)。汤老师在课堂上经常讲一些幽默笑话,决不是现在那些荤缎子,大抵是一些生活琐事,中西文化冲突,或是另外角度看事物。

  其中有一个是成语新解‘杀鸡警猴’。“从前有个国王,养了一只猴子。猴子不听话,国王叫人当着猴子的面提来一只鸡,‘咔嚓!’血流满地。一连杀了三只鸡,猴子害怕听话了。晚上,人们都睡了,猴子学着仆人的样子,提着菜刀,来到国王床前,揭开被子‘咔嚓!’......"

  讲坛下一片笑声。

  “现在电视,报纸上对于犯罪案件的报道非常详细,本意是震慑犯罪分子,可会不会起到相同的作用呢?”

  讲坛下一片沉静。

  汤老师就这样——讲的幽默笑话发人深思,他讲笑话时自己从来不笑,总是一脸严肃地看着我们。

  他的学识很渊博,一些难懂的东西经他解释变得很通俗易懂。他又经常讲一些西方习俗,俚语。

  有时在校园中看见汤老师骑着山地自行车(那年头成都特流行),载着年幼的儿子,让我感觉汤老师一定是个慈父。

 

                               三、

  汤老师的课堂,气氛轻松,就连有一次他把我赶回宿舍也不例外。

  10月的成都天气凉爽,一天晚上上英语课,在三教。我踢过球,洗了澡,穿着短裤,踩着拖鞋和同学们去教室。

  上课铃响过后,汤老师进来,这次却没叫上课。他走下讲坛,低着头,一路巡视过去,看到穿拖鞋的同学就叫出来,不容我狡辩。两个班大约五分之一的同学被叫站出来。

  汤老师微笑着说:“你们回去把鞋换好再回来!”

  于是我们回宿舍换鞋,一路走一路笑,回到教室重新上课,刚才的事忘得一干二净。

 

                               四、

  就这样,自己并没怎么用功,在听写的督促下,在轻松的课堂上我们度过了一个学期。学期末,成绩好的同学可以提早一学期参加CET-4的考试,那次我考了两次英语(CET,期末考)。

  第二学期回来,只上了两节英语课就开始逃课了(太懒、太贪玩了)。汤老师也叫同学传话给我,叫我去上课,可我不以为然。

  3月底的一天,夜课,我又逃课躺在床上。快九点了,走廊传来叫喊声。唐军开门走进来喊:“过了,你小子过了,这回还不请客?”

  我一时没反映过来。

  “四级成绩出来了,你过了!好象七十多分。”

  “真的?”

  “骗你是小狗!”

  过了一会,同宿舍的同学陆续回来,证实了我通过四级。

  班长给我描述当时的情景:汤老师拿出名单,依次念下去。念了几个忽然停了下来,叹了口气:“大家都没想到,刘红赓老是逃课,他这次也过了,真没办法!”

  于是我干脆不上英语课了,躺在床上看别人去上课,真爽!

 

                              五、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过去。

  6月的一天,班长对我说:“明天早上三、四节是英语课,汤老师叫你一定要去。”

  我心一沉:这学期我一共上过不超过10次课,不会是有什么麻烦吧!

  第二天,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教室,有意找了一个靠后靠角的位置坐了下来。

  汤老师依旧踩着上课铃走进教室。他微笑着环顾四下,对我点了点头:“很好,大家都来了。”

  我忽然心中感觉到阵阵暖意。

  他又拿起粉笔,转过身在黑板上写下了几个字:Dictation 1,2,3…….

  我又想起了第一节英语课,好快啊!

  “从今天起,大家大学的英语课就告一段落了!我们两个班一起上了一年的英语课,真舍不得大家。从今天开始,再也不会有Dictation了,希望大家记住我们彼此。”

  这时我心中忽然觉得难过:以后再也不能坐在教室里听汤老师讲课了。

  不知怎么,这节课过得飞快,就象中学课本里都德《最后的一课》描述。

  第四节上课,汤老师说:“我约好了照相馆在下面等,我们去合影留念。”

于是有了我手中这张照片,费用是汤老师出的。相片背面有汤老师的亲笔签名,还写着:Dictation 1 , 2 , 3 . . . . . .N

 

                               六、

  1999年我回成都,我特意回科大找汤老师,没找着。

  汤老师,你热爱你的工作,热爱你的学生;你的学生也尊敬你。

  祝汤老师身体健康,工作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