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川大
【访问量:538172】

徐僖一位和蔼可亲的老人——向院士求字的经历

 戚亚男  2013-2-18

 

    218上午,春节还没有过完,一大早华西校园里的布告栏前就围满了教职工,我走近一看,原来是我校高分子科学与工程学院的徐僖院士去世了,看着讣告我脑海里不断的回放着去年开春时向徐老师求字的经历。

  从2003年起我中心就在网上创办了介绍华西校区历史的人文栏目“老华西”、2011年又推出“老川大”栏目,去年打算开办“老工院”栏目,这样就有介绍川大、华西、科大三个校区历史的人文栏目。在设计和制作“老工院”栏目时,第一个想到的问题是,该栏目的标题“老工院”这三个字由谁来题写,经过一番对工院、科大历史的梳理,我想请高分子科学与工程学院的徐僖院士来为栏目题写,徐老师从上世纪50年代就在成都工学院任教,可谓老工院的老教授了。定下来请徐老师题写,怎样才能得到徐老师的墨宝呢?不少人说:院士多忙啊,院士的字可不是好求的。学院的领导给了我徐老师秘书范英老师的联系方式。214日,我给范老师发了一封邮件,请她转告徐老师我想求字的愿望。当时我毫无把握,不知道徐老师能不能为栏目题字。几天以后,范老师打电话告诉我徐老师已经为栏目题写了字,要我22号到他办公室去取。

  真没想到徐老师这么快就叫我去取字,我按时来到徐老师的办公室,徐老师很热情的接待了我。我原想在徐老师的办公室里待不了多久,我拿到徐老师的墨宝,谢过他以后,很快就会离开。不曾想百忙中的徐老师先没有把他写的字给我,而是给我泡了一杯茶,让我与他面对面的坐下来与他摆龙门阵。徐老师从他年轻时到美国留学时讲起,摆他如何在美国学习、回国后在重庆建中国第一个塑料厂、来四川化工学院(成都工学院的前身)筹建我国第一个高等教育塑料工学专业、搞科研、为部队和企业解决技术难题……。最让我记忆犹新的是徐老师给我摆他美国求学的经历,1947年徐僖考取了中华教育基金董事会公费留美学生,他背着30公斤国内丰富的特产五棓子到美国去继续研究制造塑料。在美国宾州李海大学化工系徐僖经过一年的反复实验,终于在实验室首次试制成功五棓子塑料,并写出了论文,获得了硕士学位。随后,徐僖为了掌握塑料的生产技术和工艺,他放弃攻读博士学位,应聘到柯达公司精细化学药品车间工作。徐老师给我讲,当时他不可能到柯达公司每个生产车间都去工作一遍,他主动申请每天义务为各车间送原材料,他利用这个的机会,把各车间的有关资料、生产工艺记在心里。下班以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白天在各车间看到的有关生产技术和工艺整理出来。另外,他还利用休息时间查阅资料,完善塑料的生产技术和工艺。19495月,徐僖带着在美国学习的技术回到了重庆,开始了他的塑料工程生涯。徐老师在开怀畅谈时,时常开怀大笑,他的笑声感染了我,我下意识的拿起相机,按下快门,留下了这位和蔼可亲老人的动人笑容。

 

  象孩子一样开怀大笑的徐僖院士

 

 

  最后,徐老师才拿出他题写的多个“老工院”三个字,以及他的签名,要我与他共同挑选一组作为栏目的标题。临别时徐老师还赠送我一本上海交通大学2010年为他90岁寿辰时制作的画册,徐老师还不忘在画册的封面上签上了他的名字。年底我中心就推出了以徐老师题写标题的“老工院”栏目。

  回想起我向徐僖院士求墨宝的经历,真的感慨万千。他的求学经历,他的敬业精神,他的爱国思想,他的研究成果成就了他在高分子领域的权威。如此德高望重的科学老人,能爽快认真的对待我一个无名之辈的请求,并且出我意料的很快满足我的请求,让我油然的发自内心的崇敬这位可亲的老人。徐老师,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