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川大
【访问量:513502】

从长桥走过

轻纺与食品学院2009 张鹏

 

    江安多桥,大桥、小桥,拱桥、直桥,木桥、石桥,大大小小,形形色色,曲曲直直,至少十余座。素有仲夏夜之梦之称的白石桥,威严端庄,磅礴大气;一教后侧的木桥群,古朴典雅,别致可爱;沫溪、德水边上的拱桥和直桥,错落有致,阳光灿烂……小桥流水,湖光山色,有桥的地方,必定有水,有水的地方,必定诗情画意。桥可谓是人类社会的一大发明,自然界有了桥,就没了沟壑,人与人之间有了桥,就没有了距离。

我一直很喜欢长桥,每次回到江安,总会一个人静静地徘徊,慢慢地品味一番。而陶醉于长桥的又岂止是我,我想,长桥该是每个川大学子生命中的一部分——选择了川大,必然少不了江安,踏进江安,注定离不开长桥。

    长桥长约400米,横跨江安河与明远湖,倔强地把青春广场和知识广场挽在自己的左膀右臂。青春广场的后方,是西园学生宿舍楼群、餐厅和商业步行街;知识广场的三面,环绕着图书馆、基础教学楼和第一教学楼群。所以,拥有独特地理位置的长桥,是群居西园的川大学子求学问道的必经之路。穿越长桥,朝气蓬勃的川大学子可以轻松地在知识殿堂着陆;有了长桥,睿智好学的川大人可以顺利地踏上生活与精神、物质与文化的大道。

    长桥两岸风景优美,四季变换,每天都吸引不少同学观赏拍照。春天,明远湖畔,海棠花在不知不觉中开满了枝头,一簇簇,一丛丛,花丛似锦,邻舍的桃花也不甘示弱,相继冒出枝头,长桥两侧,霎时被染成了红色,雨后初晴,淡淡的清香中时常还可以闻到芙蕖塘里水草发芽的味道。夏天,走在长桥上,阳光火辣辣的,长桥地面光和影交相辉映,自成风趣,这时芙蕖塘里热闹极了,“清水出芙蓉”,荷花一朵朵露出水面,亭亭玉立,期末考试也临近了,难怪有学长打趣地说,“芙蕖塘荷花盛开的时候,就该学习了”,不无道理。秋天的长桥,天气略显沉闷,难免有些压抑,好在桂花恰如其时地出场了,淡淡的幽香轻轻地铺在长桥上,微风过处,屡屡飘香,正是三年前的这个季节,我第一次来到长桥,杨柳依依,葱葱绿绿,从此,我们便结下不解之缘。冬天的长桥,轮廓清晰,干净利落,别具味道,这时百花已经冬眠,唯有江安河畔的杨柳还精神抖擞,笔挺地站在那里,像是站岗的士兵,默默地守护着长桥。

    长桥周边优美的环境,自然吸引了许多小鸟在此安家落户。“春去花还在,人来鸟不惊”,这些长期移民于此的住户,长期的交往中,和一届又一届的川大学子建立了深厚的友谊。春去秋来,年复一年,在此繁衍后代,一代代在此快乐地生活。天气稍好的时候,树上的鸟儿追打嬉戏,唧唧歪歪,嚷个不停,与树下朗朗的读书声此起彼伏,俨然二重唱;赶上春暖花开的时节,成群结队的小鸟飞下枝头,趁你瞌睡打盹的时候,落到你身边,跳到书页上,貌似也要与时俱进,徜徉一番知识海洋;更有少数任性者,肆无忌惮的和路过的同学调侃起来,稍不注意,“糖衣炮弹”便袭击过来,防不胜防。

    白天的长桥一年四季都很忙碌,每天都要承担着巨大运输工作,赶上放学时段,更是人满为患。早晨,黑夜还未散尽,长桥便迎来了第一批好学的学子,从此便没有了空闲,一直要到晚上12点以后,她才会迎来暂时的宁静。不过休整片刻之后,当第二天又一批学子到来的时候,她又开始一天的工作。傍晚的长桥又是另一番景致,日暮降临,长桥上面的照明灯以及身上的夜景灯霎时打开,顿时灯火通明,站在黑漆漆的夜空中远远望去,就像一只巨大的银光棒闪烁在明远湖里,光彩夺目,美丽至极。

    长桥周边一年四季都充满情趣,随处可见浪漫温馨的场景。江安河畔,明远湖边,芙蕖塘下,钓鱼台上……写生的、摄影的、散步的、读书的、睡觉的、钓鱼的、恋爱的、放风筝的……不绝如缕。我总习惯了有事没事就去走走,雨后黄昏,伫立在长桥江畔,时常会想起卞之琳先生的《断章》: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谁知道呢?或许,当你正陶醉在长桥两岸的风景之时,也正点缀着一教楼上的她(他)的眼睛,想到这里,纵使毫无文采的人也诗情画意起来。心情不好的时候,伏在长桥边上的栏杆上,观看水里的鱼儿,观望扑食的白鹭,要不索性走下长桥,走进“微澜竹韵”,走到芙蕖塘边,登临钓鱼台上,眺望广阔宁静的明远湖,听听江安河潺潺流水声,心胸顿时开阔,心情顿然疏朗,郁闷全消,眼眸清澈,神经也疏朗起来。

    长桥也是浪漫的!据说,长桥的设计者独运匠心,桥的创作灵感来源于对心上人的思念。且不说故事的真假,但这的确增添长桥的浪漫气息。确实如此,长桥留给我们太多的记忆,有过放学后摩肩接踵的“苦楚”,有过午后黄昏一个人伫立长桥的温暖,有过春暖花开时的激情,它记录了失落时的眼泪,也铭刻了欢笑时的记忆。它见证了一代代意气风发的川大学子的求知历程,见证了青春与活力的绽放,也目睹了一簇簇纯洁友谊之花盛开,目睹了一对对青年情侣的悲欢离合。是青春的,总是美的,即便辛酸苦楚。

    每个学校都有其独特的风景,这与其自身独特的文化分不开,自然景物便是其文化底蕴的载体。长桥之于川大江安,正如未名湖之于北大,古月堂之于清华,康桥之于剑桥,哈克尼斯塔楼之于耶鲁,白色尖顶塔之于哈佛,它是川大江安年轻朝气的名片,是川大独特的文化坐标,同时也必将是每个川大学子温馨永恒的记忆。

    不过,再美好的风景,总会有离去的一天。不禁有人会问,长桥之长,通往何方?诚如谢谦老师博客云:成功的人生还是失败的人生?看自己怎样走,我相信,从这里走出的川大学子,无论今后的人生成功还是失败,多少年后,都不可能忘记这座中国高校第一桥:路在脚下!

    谁说不是呢?青春定格在长桥上,记忆里都充满芳香。

选自《四川大学报》596  戚亚男配图